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宋疆 > 第五百七十六章 离间

第五百七十六章 离间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建康城几乎是在一夜之间,变得云谲波诡、风卷云涌,一股厚重磅礴的气势,正缓缓向整个建康城袭来。
  
      秦淮河畔每天清晨都有醉酒的人,从河岸边狼狈的被人如同打捞尸体一样拉上来。
  
      所以习以为常的建康百姓,即便是看着趴在河畔边人事不省的身影,也没有人会好奇跟惊讶,匆匆撇上一眼,而后继续忙着赶路,或者是手头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对于这种昨夜醉的人事不省的人,自有一些乞丐等等来拉他们上来,以此来讨要一些碎银子饱腹解馋。
  
      而今日的清晨,却是有些不同,秦淮河畔围着不少看热闹的百姓,甚至还有官府捕快等等站在河岸边,这让在秦淮河畔讨生计的商贾百姓等等,不由得开始好奇着:难道昨夜又有人醉酒淹死了?
  
      但事情显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,一连好几日,每天秦淮河畔都会出现官府捕快,而每天河畔,都会传来有人因昨夜醉酒被淹死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一次或许可以是意外,接连不断地几天之内,每天清晨都有人死在秦淮河畔,显然这就不是意外了。
  
  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这几日死在秦淮河畔的几人,虽然被人做成了酒醉淹死的假象,但发紫发胀的脸旁,断了的脖子,身上破烂成条、显然是经过撕扯的衣衫,足以证明,此人生前并不像是在喝酒,更不是因为醉酒而死。
  
      提点刑狱使杨存中的脸色铁青,比起那刚刚打捞上来的死尸脸色好看不到哪里去,紧闭着双唇,紧皱着眉头,看着被打捞上来浑身上下湿漉漉的死尸,凶杀两字从第一天开始,便一直在他脑海里出现。
  
      谁都知道建康城近些时日发生了一件大事儿,那就是身为提举常平司的钟平,因为私通金国,而被下了大狱,而且还是他亲手抓了钟平。
  
      随着河畔边传来嘈杂的脚步声,一顶轿子飞快的向这边跑了过来,皱着眉头打量尸体的杨存中,重重的叹口气,走上堤岸迎向那顶轿子。
  
      “有劳黄大人了,一连好几日都让您过来认人,杨某这心中也是……真不知道该如何跟黄大人说啊。”杨存中看着从轿子里走出来的黄度,含笑行礼道。
  
      这也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请黄度过来认人了,从第一天清晨起,几乎每天杨存中都会找黄度过来认人。
  
      这并不是因为黄度这个建康转运使的权利有多大,而是因为,这几日死在秦淮河畔的人,都是他们转运司的人。
  
      第一天死在秦淮河畔的是转运司措置,第二天则是提点,第三日是主管,今日第四日,则依然是转运司的人,任职差:押发。
  
      可以这么说,如今转运司,除了眼前黄度这个转运使以外,就只剩下了大牢里的提举常平司钟平,以及钟平之下的总领二人还活着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是转运司的押发。”大腹便便的黄度在杨存中的陪同下,走到死尸跟前看了两眼便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黄大人不觉得事情越来越蹊跷、诡异了吗?还是说转运司最近得罪了什么人?自上到下要么被杨某抓入了大牢,要么……死在了这秦淮河畔,黄大人,您这些属下,可是今日得罪过什么人?”杨存中伸手请黄度上了堤岸,看着死尸被人抬走,而后望着晨光照耀、显得生机勃勃,此时显得颇有讽刺意味的秦淮河河面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杨大人您身为提点刑狱使,这个时候您该为我们转运司做主才是啊,这一连几日都是我转运司的人死在了这秦淮河,这……这说不准下一个就该轮到我了啊,杨大人,您可得帮帮我啊。”黄度说的苦涩,但脸上却是一点儿担忧的神色都没有。
  
      “这么说来,黄大人也不知道贵属下是否得罪了什么人?”杨存中不自觉的双手来回攥着拳头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黄某可真是不知道啊,这些手下,平日里都不是那种惹是生非的主儿,谁能想到……这……这怎么祸事就找到他们了呢?对了,您说这会不会是跟钟平一案有关啊,会不会是其中有隐情?他们……他们那个……杀人灭口?”黄度说道最后,以手做刀划过自己的脖子,做灭口状道。
  
      杨存中看着大腹便便的黄度,笑了下道:“暂时还无法得出如此结论,不过这几人……杨某找了好些时日了,没想到他们再出现的时候,就已经是死人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对啊,所以说这钟平私通金国一案,是不是可以做实了?这几个人,肯定也是牵扯到了其中,眼看着钟平被抓后,就躲了起来,深怕牵连到他们,对不对?”黄度分析着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么还想讨教黄大人,您觉得会是什么人杀了他们?既然他们已经逃走了,又怎么会突然还出现在建康城?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情不成?对了,转运司如今还有一位总领,他的下落黄大人可知道?”杨存中再次问道。
  
      黄度连想都不再想一下,肥头大耳的脑袋如同拨浪鼓似的摇道:“自钟平事发之后,这些人我一个都没再见过了,当初我不是已经告知杨大人您了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好,那就多谢黄大人了。若是杨某这几日有何事儿不明,不知可否方便登门拜访?”杨存中看着渐渐散去的看热闹的人群,看着早已经跟自己说话而不耐烦的黄度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一定一定,黄某必然恭候杨大人,当然,更希望杨大人能够尽快给黄某一个说法,让转运司不再死人就好。至于提举钟平的案子,还希望杨大人秉公办差,万万不可冤枉好人,但也不要放走任何一个通金叛贼才是。”黄度肥胖的身躯显然不利于长时间站着,说完后也不等杨存中回话,匆匆行礼便上了轿子离去。
  
      看着匆匆离去的黄度,脸上一直保持着微笑的杨存中微微叹口气,他心中岂能不清楚,这几个死在秦淮河畔的转运司官吏,不过都是这几日建康城那几个大人物争斗的牺牲品而已。
  
      事起钟平一人之身,但身为提举常平的钟平,手下这几个人岂能不知道自己的上司到底是通金,还是没通金?
  
      当初自己找遍整个建康,在黄度跟前磨破了嘴皮子,也没有得到这几人的一丝消息跟行踪,如今倒好,一天在秦淮河出现一个,就差那转运司的总领了,估计明天清晨,自己还得过来一趟,为那总领收尸,请黄度认尸。
  
      东城皇家园墅内的燕雀湖边,信王这几日皱眉、叹气的次数越来越多,即便是他来到了建康城,但如今看来也是于事无补,甚至就连史弥远,如今也有大大的疏远自己之意。
  
      沿着燕雀湖边紧皱着眉头,苦苦思索着如何破眼前困境的信王,听到身后快速的脚步声,瞬间也是急忙转身,只见李横跟李孟坚二人快速走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免礼吧,如何?史弥远如何说?”信王赵璩急急问道。
  
      李横看了一眼李孟坚后,神色有些沉重道:“史弥远说了,能够帮燕王的也只有这么多了,转运司那几个官吏,这几日已经接连浮尸秦淮河畔,但……那转运司的总领,史弥远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。他希望信王您是不是可以从大理寺着手,给那边施加一些压力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那边呢?”信王眉头微微松开了一些,不管如何,史家如今也算是尽力了,那几个官吏一死,人证便越来越少,能够牵扯到自己身上的机会就越来越小。
  
      “钟麟已经得到了刑部的首肯,也就是说,钟平一事儿,刑部已经认为是人赃俱获。大理寺虽然迟迟不曾下文书,但……。”李孟坚神色有些难看的看着信王,顿了下道:“依我大宋律:通判之掌除监州外,凡兵民、钱谷、户口、赋役、狱讼听断之事,皆可裁决。所以钟麟若是下定决心,大理寺的文书到与不到都不能阻止事情继续往下发展。而且一旦做实钟平一案,接下来势必牵涉到信王您,欲加之罪何患无词,到时候钟平的供词,可就是由他们说了算了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