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宋疆 > 第五百八十三章 条件

第五百八十三章 条件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赵汝愚激动的双眼在充血,看着站在眼前的赵璩,浑身上下仿佛都在跟着颤抖,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在盼着这一刻。
  
      无数个日日夜夜,无数个梦中跟想象中,他都盼望着这一刻,盼望着赵璩在大庭广众之下,如同丧家之犬般狼狈、痛苦,在天下人跟前被自己踩在脚下。
  
      面对赵汝愚那双目充血愤恨的目光,赵璩的视线则是有些心虚闪躲,当年的事情确实错在他,但这么多年过去了,为何这个赵汝愚就不能放下恩怨?大家同为皇家宗室,难道真的要为了一个女人而撕破脸皮,斗的你死我活吗?
  
      此时的赵璩面对剑拔弩张的场面,早已经没有了当年迎娶钟晴,还深受赵构恩宠的意气风发,越来越胆怯的他,看着韩侂胄、扫过赵汝愚,看见了被人保护在中间的钟晴,但就是没有看见叶青,这让他本就胆怯心虚的心,此刻感到更加的紧张跟心虚。
  
      韩侂胄看了一眼双目愤怒,神色越来越狰狞的赵汝愚,心中微微叹口气,表面上却是继续轻松从容的道:“建康转运使黄度若是被我等收买,又岂会傻的连自己一起供出来?倒是大理寺这些年来,何曾判对过案子?而且论起诬陷来,怕是无人能够出大理寺左右吧?就连大理寺的左少卿,不也是被你们栽赃嫁祸?若不是圣上、太上皇慧眼如炬、英明神武为叶青平反洗冤,怕是大理寺左少卿都要被你们栽赃入大牢了。所以连你们自己人你们都要栽赃嫁祸,这大理寺的法理还有何颜面谈公正?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啊。”
  
      韩侂胄简简单单的一席话,瞬间就把大理寺的公正给扔到了一边、踩在了脚底下,使得大理寺的威严瞬间就消失殆尽,毫无公理可言。
  
      而且韩侂胄的这一番话,还照顾到了叶青,虽然不曾看见叶青,但他相信,这样的示好对于叶青来说,虽然不能阻止叶青完全参合进这件事情,但叶青若是要真的当面阻止他跟赵汝愚,怕是也要顾及下自己的道义、跟天下人的看法吧?
  
      毕竟,伸手不打笑脸人,自己如此示好他,若是他还一意孤行,那么以后,他还如何在临安朝堂之上立足?如何让那些有心为他说话的人,支持他的人,相信他会承情呢?
  
      他相信,既然为官,就没有人愿意在朝堂之上成为孤立无援的孤家寡人,所以只要有机会束缚还不曾露面,也不知道今夜会不会露面的叶青,韩侂胄便绝不会放过机会。
  
      吕祖简被韩侂胄的一番话,呛的不知该如何回应,毕竟人家说的是事实,叶青跟他们之间,确实是有着这样一段恩怨,那时候的他们,还想着置叶青于死地,但谁能料到,叶青不单在短短的时间翻了身,而且如今风水轮流转,轮到他们成了众矢之的了。
  
      干脆不去理会韩侂胄对于大理寺威信的质疑,紧抓着黄度一事儿道:“转运使政务之上向与市舶司来往密切,若是韩大人如此说来,那岂不是市舶司也参与了通金私售一事儿?那么韩大人、安抚使杨大人,为何不直接把市舶司的人也抓了呢?何况钟平不过是一个小小提举常平司,他若想通金私售,那不也得上头同意才行?南康军身为建康屯驻大军,难道就没有……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南康军乃是抗金主力,杀金贼还来不及,又岂会跟他们这些人同流合污、沆瀣一气!吕大人,您身为大理寺卿,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,若是毫无证据,只是随意揣测,或是想向诬陷叶少卿一样诬陷汪某,汪某可就明说了,汪某可不像叶少卿那般好说话,若是查不出证据来,可不是随便道声歉就能了结的。”汪公武皱眉怒哼道。
  
      这家伙别看长得五大三粗,却不想到也是个心思玲珑之辈,仅仅凭借韩侂胄刚才一席话,就开始活学活用,言下之意便是指吕祖简指证他通金,不过就是拿出当初诬陷栽赃叶青一事儿故技重施罢了。
  
      吕祖简不由怒哼一声,当初攻讦叶青这件事情,如今看来,已经成了今夜人家对付他跟信王的利器,自然也是他们大理寺的软肋。
  
      “但不管如何说,黄度即便是通金私售,也该大理寺查明之后才可抓人,如今你们如此,可有足够的真凭实据?不会就只是凭他的一家之言吧?”吕祖简尽力的周旋着道。
  
      向赵璩递了好几个眼色,但此刻的信王赵璩,面对赵汝愚那更加狰狞的面孔,一时之间哪还有心思想他们的言语交锋,到底谁赢谁输。
  
      “那若是我说确有其事呢?黄度确实有通金私售之实,此事儿史某可以作证。”史弥远的跟前,并没有带着李横,而是带着皇城司正将宋迁,以及数十名皇城司的禁卒出现在了众人眼前。
  
      随着史弥远的加入,整个钟府的院子里,一下子变得如同群雄割据似的,让在场的众人,即便是包括钟康在内,都有些傻眼。
  
      而钟康此时也渐渐缓过了神,看着眼下的形势,再看看始终一言不发的信王,钟康终于意识到了,眼前这些突然在今夜涌进自己府邸的朝廷要员,是完完全全的针对自己而来啊。
  
      视线不由得看了看旁边忧虑、害怕的杨氏,又看了看前方被人保护在内的钟晴,心中一时之间开始有些后悔,要是听晴儿的话,不是大摆筵宴,而是暗暗离开建康就好了,等风头一过再回来,看他们该如何是好。
  
      “史弥远,你当真……?”信王听到史弥远的话语,原本还心里一喜,但当史弥远说完后,信王的心立刻不断的往下沉,史弥远这是要落井下石啊。
  
      “信王,虽然我很敬重您,但……身为朝廷命官,不该因为一己之私而忘记朝廷的禁令才是。下官之所以会出现在建康,便是市舶司向下官提供了黄度被迫通金私售的证据,而其中……竟然还不乏信王您的亲笔信,当然,这其中也有信王妃、信王府父母的影子。毕竟,这么大一个家族,上上下下百十口人,要想都养活好了,这可是需要一大笔银子啊,下官理解钟家的无奈,但……朝廷的律法却不能不顾啊。”史弥远干脆利落的直接帮着赵汝愚。
  
      而韩侂胄听着史弥远如今痛快干脆的话语,眉头却是紧皱了起来,一时之间猜不透,史弥远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,不过他有一点儿倒是可以肯定,那就是刚刚史弥远所说的黄度被迫二字,这可算是跟他交易的条件了。
  
      意味深长的看了赶来的史弥远一眼,史弥远则是微微向看向他的韩侂胄点头示意,一切交易,也就在两人这心照不宣的对视之中完成。
  
      史弥远帮他们扳倒信王赵璩,而事后的条件,他们必然是要把黄度“物归原主”才是。
  
      不得不佩服史弥远的敏锐,这个时候他终于看清楚,信王赵璩失势已经是无法挽回的态势了,而自己若是跟着信王还站在一起,那么到时候恐怕就不只是他一个人被牵涉进去了,很有可能连史家的各方各面,都要在这一次的事情中,或多或少的受到波及。
  
      所以此刻,史弥远必须选择一个态度,而史弥远也很英明,选择了所谓的朝廷为重,大宋律法为重。
  
      吕祖简心中大急,这个时候,一直被双眼通红,如同一头野兽牵制着的信王,眼看着大势已去,此时脑子里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如何帮助钟家度过难关,而是思索着,如何不让赵汝愚在天下人面前,让自己颜面扫地。
  
      转身离开,惶惶如丧家之犬,显然是不可能了,那样的话,整个天下,即便是一直都不喜自己,但一直拿自己毫无办法的太上皇,那就会对自己更加失望了。
  
      看着一直冲头使眼色,让他想办法的信王,吕祖简有些焦急的目光扫视着整个院子,接下来若是不出所料,那就该是赵汝愚他们要抓人了,而如此一来,信王一失势,自己这个大理寺卿的位置也就可以拱手让人了。
  
      “既然史大人、韩大人都认为钟平有通金私售之嫌,大理寺愿意与建康安抚使、知府等人一同审理此案,来人啊,把钟平带走。”吕祖简情急之下,想要把信王妃等人择出去,以钟平一人来保全整个钟家,这样一来,最起码信王的损失还能够小一些。
  
      “吕大人,不然吧?刚才所言,可非是钟平一人通金私售,而是钟府上下,也包括信王妃以及信王。大理寺参与审案,自然是毫无不妥,但要拿人,也该都拿下才对。来人,钟府上下所有人,全部带走,下人、丫鬟就地监押,任何人不得反抗。”赵汝愚看着赵璩那有些求助,有些讨饶的眼神,脸上的笑容更加狰狞,转身回头,看着正厅内的众人,胖手一挥,就要抄了钟府。
  
      随着赵汝愚话音落地,众人的脑海里旋即响起轰的一声,一片空白之余,唯有一个念头闪过,刚刚还热闹喜庆的钟府,这转眼之间就要灭门啊。
  
      禁军看着呆呆的赵璩,再看看紧闭嘴唇,脸色铁青却说不出话来的吕祖简,一时之间,不知道到底是该不该阻止南康军抓人。
  
      洪公武看着赵汝愚的眼色,立刻亲自率人向正厅门口,挡在众人跟前的钟晴跟前走去。
  
      随着洪公武带着几个兵卒,迈开大步向钟晴走去,不论是信王还是赵汝愚,或者是韩侂胄、史弥远,神色一下子都变得凝重了起来,双眼紧紧盯着钟晴等人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