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宋疆 > 第六百二十八章 人选

第六百二十八章 人选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从廊亭内起身,钟晴开始显得格外的兴奋,开始主动拉着叶青的手往府里的后院走去。
  
      这座府邸占地极广,虽然不似临安赵构赐给叶青的那座宅子那般如同公园的规模,但在扬州城内,像这样规模的府邸也是屈指可数。
  
      经过流水潺潺的小桥、绕过那似真似假的观赏石,经过几年的搁置,虽然有些地方已经斑驳或者是破落,但丝毫不减这座园林般的府邸的江南雅致幽静的风格与气质。
  
      一路上钟晴时不时发出银铃般的小声,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轻盈的愉悦:“看,就是这里,以后咱们就住这里吧,旁边那栋楼阁给轻烟,左边这栋我来住。至于你嘛……。”
  
      钟晴眨动着美眸,看着叶青轻咬着嘴唇,突然凑近问道:“你想住在哪边儿?”
  
      “我觉得太麻烦了,其实我觉得咱们三人住一栋就行,挤挤更热闹。”叶青恬不知耻的色眯眯的打量着钟晴的胸前道。
  
      “讨厌,去你的。”如同翻飞的蝴蝶一样,穿梭在院子里的花丛中,而后站定说道:“也不知道羞人你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怕什么,反正这里就我们三人……。”叶青鼻尖还残留着钟晴留下的一抹淡淡香风,时不时打量着眼前的两栋楼阁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对了,看见那边的院子了吗?”钟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,指了指旁边那院子,比起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来,相较于整个府邸的建筑来,那一片则是更为端正,也应该才是主人住的院落。
  
      “我还纳闷儿呢,那里岂不是更正一些,总不能你这个主人放着正院不住,非要住这偏院吧?”叶青扫了那边一眼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是留给……。”钟晴显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,想了下后还是说道:“跟轻烟商量好了,我跟轻烟就住在这个院子里,那边自然是留给你在临安的两个夫人住好了。”
  
      阳光下的钟晴,美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,叶青权当是没看见、也没有听见钟晴的话语一样,走到跟前拉着钟晴的手开始往钟晴钟情的阁楼上走去。
  
      此时整个府邸还没有开始修缮,今日不过是叶青闲来无事,让钟晴带着他过来转转而已。
  
      蚕豆儿从外面跑进这座雅致的庭院,看着那月亮门上端的探月二字后,才开始走了进去,正好看到钟晴跟叶青牵着手走下阁楼。
  
      看到蚕豆儿的钟晴,急忙玉面羞红的松开叶青的手,整个人不由自主的还往叶青的身后躲了躲。
  
      “大人,那边认罪了。”蚕豆儿就像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似的平静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就告诉泼李三,船直接停到海洲,董晁会在那里接他。”叶青想了下后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大人……。”蚕豆儿突然变得有些扭捏起来。
  
      看着自己说出董晁两字,蚕豆儿眼睛中闪过一丝光亮后,叶青自然是明白,眼前这个蚕豆儿,显然是一个不忘感恩的人,即便是如今在扬州有着相比较他人都要好的环境,但他依然没有忘了,当初带着他们在泗州落草为寇,或者是前往草原历练的董晁等人。
  
      “跟你的先生说吧,我说了可不算。”叶青猜到了蚕豆儿的心思,毕竟,这三年多来,蚕豆儿还一直肩负着保护钟晴的责任。
  
      “你说就好了,听你的就是了。”躲在叶青身后的钟晴,还因为刚才的牵手有些不好意思面对蚕豆儿,在背后捅着叶青小声埋怨的语气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去吧,一路上要小心一些,待那边事情办妥了你再回来。”叶青笑了笑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是,多谢大人,多谢夫人。”蚕豆儿高兴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而在他说道多谢夫人的时候,叶大人的腰正在被钟晴的手使劲的拧着,责怪着他不该牵手牵那么久。
  
      这边的叶青与钟晴在游自己的府邸,而临安的当今圣上带着皇后,则也趁着赏花之际,去了临安城外的孤山园林内。
  
      赵构如今的身体大不如前,所以从临安城前往孤山园林的次数也越来越少,赵昚以孝为尊,所以这两年来,前往孤山园林的次数也并不多。
  
      如今趁着天气不会在转凉,索性便再次举宫小住孤山园林。
  
      随着赵构的身体日渐孱弱,如今的赵昚也已经基本上可以完全处置朝堂政事,当然,赵构依然还会干涉,但是比起从前来,可谓是少了太多太多。
  
      刚刚赶到孤山园林的王淮、韩诚二人,在跟赵昚禀奏完扬州的事情后,赵昚便以让朕再思量一番为由,并没有同意韩诚跟王淮各自提出来的人选。
  
      一个人独自坐在假山旁的廊亭内,一会儿看看湖面上自己的倒映,一会儿举目望望远处如同那颇黎似的西湖。
  
      “皇城司对于淮南东路的事情,可有什么消息?”沉默良久后,赵昚淡淡开口问道。
  
      站在身后的关礼,自从王德谦畏罪自杀后,如今俨然成了皇宫内最受赵昚信任的太监。
  
      “回圣上,今日一早李统领来过,当时您正在陪太上皇,所以李统领留下了一封密信后便离开了。”关礼掏出袖袋里的密信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他为何不留下来等朕?”赵昚心头有些不高兴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回圣上,李统领让奴婢向您请罪,因为淮南东路出现劫持市舶司的水匪,并不是叶青暗中安排的,所以李横是为了追查那水匪到底是何人,才不得不离开。”关礼替李横解释着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朕早就知道,叶青刚刚任淮南东路安抚使,五路大军的统领又岂是会轻易就对他心服口服,任由他差遣。但只是不知道,这扰我大宋海域的水匪,到底是什么人。”赵昚眉头之间带着一丝忧虑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虽然他很想北伐,但这么多年来的帝王安逸享乐生活,也让他心里头有些不太情愿去挑起战争,但如今虞允文已经在利州路筹备多年,如同箭在弦上,这让他是又有些矛盾。
  
      所以从内心处来讲,赵昚倒是宁愿那淮南东路出现的水匪是叶青派人假扮的,而不是真正的水匪。
  
      关礼看着赵昚的后背,而后又低下头恭声说道:“或许用不了几日,李统领便能够为圣上查明那些水匪的身份了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