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宋疆 > 第六百三十一章 大宋之臣

第六百三十一章 大宋之臣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一个人的野心发迹,或者说是他的种种行为,或许与他所处的大环境有着极大的关系,形势所迫之下,天道无常、世事难料,谁也不会知道自己这一辈子到底会朝着哪个方向发展。
  
  叶青看着院子里的一个个满头白发,心头自然是颇多的感慨,每次看着这些北地的赵宋宗室主动敬自己酒,他的心里头都会看着眼前的老人感慨一番。
  
  一个个出生的时候如同含着金汤匙的命,本以为是一辈子的大富大贵,但谁能想到,他们的人生转折会如此之大,天堂地狱一线之间,金人的铁骑就让他们成为了这世间最为可怜的一群人。
  
  叶青微微的摇头,甚至都不用说话,便可以让这七双明亮的眼睛瞬间变得暗淡无光,他们心底希望的宗室,显然绝不会再记得他们的存在,而他们,与皇家宗室,将不会再有任何半点的联系。
  
  不过叶青如今也不得不迫于形势,当初赵构利用自己来除掉这些人,而自己显然是为了保命,不得不留下他们的性命当筹码。
  
  只是如今……随着叶青他自己的处境越来越难,叶青也不得不继续未雨绸缪的利用着这些遗落在民间的赵宋宗室。
  
  初到南宋这个时代,叶青只想守着白纯安安静静、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,但谁也不曾料到,南宋朝廷强行让他的生活变得越来越波澜诡异。
  
  随着赵构的介入,出于人的本能,叶青的内心同样有着退一步海阔天空,小富即安的心理,在皇城司有权有势,还能以权谋私,若是能够没有性命之危,他也愿意如此过一辈子。
  
  但形势逼迫着当初他的那些想法已经由理想变成了梦想,而轻易不敢触动的梦想,则渐渐趋于像是理想。
  
  理想、梦想,在叶青看来,理想是通过努力可以实现的,并非是遥不可及,而梦想则是相对的遥远一些,想要实现并非是靠着努力就能够做到,天时地利人和等等因素加起来,梦想也许依然是遥不可及。
  
  记得那夜与钟晴窝在被窝里,搂着怀里的人儿感叹着:这是他最喜欢的时光时,钟晴却是说道:你现在的处境倒是很像岳鹏举。
  
  “为何?”叶青愣然,他只觉得如今自己走的这一条路,跟秦桧当年卖国求荣的路很像,竟然想不到在钟晴的嘴里,变成了像岳飞的处境。
  
  “因为朝廷不待见你,就如同当初不待见岳飞一样。”钟晴轻抚着叶青坚实的胸膛,温柔的呵气挑逗着说道。
  
  叶青哑然失笑,自己何尝是不招赵构待见,如今还招金人稀罕呢。
  
  不过在从扬州出发前往泗州,哪怕是在来海洲的路上,叶青时不时的便会思索着钟晴所说的,自己如今的处境像岳飞的这句话。
  
  自己非忠良,但却也是被朝廷逼着往死路上走,自己同样不是奸臣,但又不得不跟金人眉来眼去。
  
  于是叶青便在心底认定,如今自己是处在当时岳飞的形势下,走着一条跟秦桧相同的路。
  
  他非岳飞,所以他心中没有传统固守着的君臣父子、忠君报国的儒家思想,更没有君要臣死、臣不得不死的铁律桎梏着他。
  
  他也不是秦桧,所以无论是金、还是宋,在他心里都是华夏民族之大同,都是华夏之山河疆域。
  
  只是他阴差阳错的到了临安而已,所以若是他当时穿越到的是金国,那么……叶青有些不愿意去想,若是自己穿越到了金国,那么自己是该视金为国,还是视宋为国呢?
  
  但不管如何说,他需要给自己一个理由,说服自己的理由,说服自己为了能够活着,不惜成为李凤娘天天骂他的佞臣、权臣。
  
  成为佞臣这一路显然也并不容易,所以叶青若不想再回到临安,若想要主宰自己的人生,那么他就得主宰赵宋宗室的人生。
  
  宋廷北伐已经是大势所趋,利州路、京西南路、淮南西路厉兵秣马,韩侂胄、虞允文必然要挥师北上,而自己,显然不能坐以待毙的继续等待着朝廷逼迫自己。
  
  所以淮南东路,不管到时候朝廷如何下旨,自己也都要参与北伐才成,以战止战也好,以战立威也罢,总之,在叶青看来,接下来想要不任由朝廷摆布,他只有通过战争来使自己强大起来,让朝廷不敢轻易动他最好。
  
  而这也是他来海洲的目的,利用眼前的这几个北地赵宋宗室,成为他叶青北伐,拉拢得北地民心的利器。
  
  太阳已经渐渐西斜,北地的赵宋宗室对于叶青依然是恋恋不舍,即便是知道了他们真的无法在回到宋廷,过上那种富裕显贵的生活,但他们心里对于叶青,依然还是充满了感激之情。
  
  毕竟,比起死来,哪怕是苟且活着,都要比死好一些,要不然,在金廷的凌辱之下,他们应该如同钦宗皇后一般,不堪凌辱而自杀死了才对。
  
  看着叶青等人离去,赵宋宗室的七人当中,年纪最轻的赵训直到叶青的马车消失不见后,才关上门急急跑进他们平日里经常聚集的房间里,看着眼前的六人眉间的忧色,不由问道:“你们觉得叶青所说的朝廷北伐,让我们以赵宋宗室的名义,在北地拉拢民心一事儿可行吗?”
  
  宁福帝姬嘴角上钩,不屑的嗤之以鼻,而后才道:“若是朝廷北伐能够打赢金人,我们还至于被金人监押这么多年?宋廷北伐,终究是一个笑话。”
  
  “也不尽然,若是真如叶青所言,这次朝廷已经准备了多年,何况还是打算不宣而战,也说不准能够有一些胜算……。”昌国公赵柄说着不同的看法。
  
  “胜算不胜算也不是咱们说了算,但如今……人家找上门来了,我们就算是不同意又能如何?那叶青岂是面慈心软之辈?在宋廷以如此年纪就做到了一路知府兼安抚使的高位,若想继续往上爬,在朝堂之上站的更稳当一些,自然是要北伐来为他争取功绩了。我们啊……就等着人家来差遣吧,让我们去哪里就去哪里吧。”温国公赵栋叹口气,显然对于命运,他早就已经漠然接受了。
  
  房间里一片的叹息之声,不用说都知道,他们如今是去无可去之处,何况既然叶青敢把话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,那么自然是就不怕他们逃跑,再者就算是他们想跑,天下如此之大,而他们又能跑到哪里去?
  
  “当年赵构可是让叶青杀我们的,你们难道忘了在忠庙镇发生的一切了?”华福帝姬扫了一眼屋里唉声叹气的几人,而后继续说道:“当初或许那叶青是有一片慈善之心,心中还有一些人臣之道,不愿意背负谋害赵宋宗室的罪名,所以才暗地里把我们放在了海州。但如今,我猜啊……哼,那叶青怕是佞臣一个,这心里头说不准已经有了要自立为王,成为宋廷判臣贼子之意。”
  
  “那……那我们该如何是好?”赵训这么多年了,依然还是没有多少主心骨,看着眼前六个年岁都比他大很多的兄姐问道。
  
  温国公赵栋叹口气,同样是看了看屋子里的其他几人后,想了下说道:“宋廷我们回不去,怕是我们如今走出这宅院,叶青都会第一时间知道。当初赵构派叶青杀我们灭口,是赵构不忍,我们又何必要对他有义?在我看来,若是能够跟着叶青北伐,收复个一路几城的,他叶青还得好好供着我们替他拉拢民心才行。这样说来,岂不是比窝在这里强上很多?”
  
  “话是如此,而且即便是北伐失败了,我们这几把老骨头,无足轻重,谁又会把我们当回事儿?与其这样窝着苟延残喘,倒是真不如听那叶青的,说不上还真能够混上个锦衣玉食。”一直不曾说话的仪国公赵桐开口赞同着温国公赵栋的提议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