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宋疆 > 第六百五十一章 小富即安

第六百五十一章 小富即安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随着叶府的后院开始变得和谐起来,最起码表面上妻派跟妾派,已经不在向刚开始那般剑拔弩张,所以门房陶潜也收回了自己的请辞,继续担任着叶府的门房。
  
      两派依然还是泾渭分明,柳轻烟、钟晴为一派,白纯、燕倾城乃是另一派,不过叶大官人已经不用再受夹板气。
  
      临安城的元日自然是热闹非凡,以御街为主的街道、大瓦子等地,包括西湖、武林门等等闹市场所,依旧是如同过去的每一个元日一样,处处都透着喜庆祥和的气氛。
  
      文人士子、窈窕淑女、商贾走卒还是官员勋贵,仿佛都盼着元日似的,一个个脸上都带着喜庆与兴奋,身着准备了好久的新衣衫,或是摆放好友亲戚,或者是三五成群结伴游玩儿。
  
      就连那凤凰山下,因为太上皇迟暮老迈的缘故,在元日前显得有些沉闷的皇宫,也是如同得到了天降祥瑞一般,张灯结彩之余,同样是处处透露着喜庆的节日气氛。
  
      临安如同往年一样的热闹,而扬州也在今年的元日发生了极大的变化,往年如同温吞水似的平淡无味的元日,在今年得到了极大的改善。
  
      特别是那矗立起来的高大坚厚的城墙,让整个扬州一下子有了底气似的,使得扬州城内同样是处处张灯结彩,行人欢声笑语,吉祥如意的言语处处皆闻。
  
      无论是勾栏瓦舍,还是酒馆客栈,比起往年的元日来都要热闹了很多,而身为扬州翘楚的斜风细雨楼,更是把勾栏瓦舍在元日之间挪到了二十四桥附近的地方,随着一些商贩、江湖卖艺者的加入之后,形成了一个如同集市一样的热闹场所。
  
      传说唐时有二十四个歌女,一个个姿容媚艳,体态轻盈,曾于月明之夜来此吹箫弄笛,巧遇杜牧,其中一名歌女特地折素花献上,请杜牧赋诗。
  
      于是便有了:“二十四桥明月夜,玉人何处教吹箫”这首诗。从而也使得吴家砖桥成为了二十四桥的代名词。
  
      柳轻烟今日是格外的高兴,她并没有想到,叶青竟然会跑到这里来专门看自己。
  
      所以与叶青在廊亭内的茶馆内,找了个面河的桌子坐下后,向叶青说着二十四桥的来历与如今的盛景。
  
      人潮涌动、吵闹声不绝于耳,五颜六sè的红男绿女要么观桥赏河,要么便是与如同集市上的商贩讨价还价,或者是远远望着勾栏瓦舍里正在演绎的才子佳人的故事。
  
      如同清明上河图上的场景一样,即便是搬到此时的扬州同样适用,放眼望去俱是人头攒动,要么便是一顶顶的轿子、一辆辆的马车在上桥口、下桥口互相顶牛各不相让。
  
      柳轻烟难得的好心情,目光始终看着打量着热闹场景的叶青,偶尔也会流露出一丝小女儿的羞涩与温柔的姿态。
  
      “若是能够一直如此该有多好。”叶青看了看那淡而无味的茶水,这家霸占了廊亭的露天茶馆儿太抠了,大过节的也不准备一些好的茶叶来卖。
  
      “比起前些年来,今年的元日已经足以让百姓们兴高采烈、安心快乐的过一个来之不易的元日了,若想要一直如此,那不还是得看你叶大人之意?”柳轻烟调皮的打趣着叶知府道:“对了,你今日出来,怎么一个人也没带吗?”
  
      “陶潜、宋迁陪着她们去城外寺庙上香去了……。”叶青看向柳轻烟,而柳轻烟则会脸上闪过一丝娇羞,不着痕迹的微微低头,不敢跟叶青那目光对视。
  
      “原本我也想一同去的,但因为斜风细雨楼今日要在此……。”柳轻烟的眸子中闪过一丝黯然道。
  
      叶青条件反射的伸手就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去抓柳轻烟的手,只是手刚刚碰到柳轻烟放在桌面上的手背,柳轻烟就如同被蛇咬了似的,嗖的一下把手缩到了桌下面,雪白的脸颊上瞬间升起一抹红晕,嗔怒道:“疯了你,这么多人在,你想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叶青一愣,看着柳轻烟难得的小女儿姿态,从容的收回手,而后道:“这不是想要安慰安慰你吗?如今正值元日,家里上下只有你一个人在忙碌,而我们……。”
  
      “谁跟你一家了,好不害臊。”柳轻烟的双颊此时显得更加的羞涩与难为情。
  
      与其说今日叶青是无所事事的跑到了二十四桥来看柳轻烟,倒不如说是白纯三女在为叶青创造着,让叶青把柳轻烟真正请过门的机会。
  
      如今虽然柳轻烟也会偶尔去府里住,但不过都是以与钟晴的姐妹之情才会小住,至于与叶青的关系,原本刚刚要有一些进展时,白纯跟燕倾城则是突然杀到了扬州,于是还未开始的再下一城大业,便胎死腹中。
  
      而现在,经过叶青这个一家之主努力的熬过了好几个不眠之夜,每天都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,每天都差些要扶墙走路的努力下,无论是白纯还是燕倾城,自然最为高兴的便是钟晴,都开始有意无意的为叶青与柳轻烟创造着条件。
  
      就连门房陶潜,看着叶大人没日没夜的努力,都忍不住感叹劝道:“小子,身子骨要紧啊,虽然圣人也云:食sè性也,但还是要节制啊,哪能像你这般,如同sè中饿鬼、八辈子没
  
      见过女人似的不眠不休啊,老夫就是当初在宫里时,也没有见过那……什么像你这般如此有上进心啊,何况你叶家如今有后,你这么努力……难不成是三位夫人都……。”
  
      门房的话语没说完,然后左眼就变成了熊猫眼,被叶青怒斥着小人行径,竟然偷窥本大人房事……。
  
      门房挨了一拳,又不能还手,因为打不过,所以只好怒道:“老夫还需要偷窥不成?老夫身为门房,为你叶青看家护院自然是要尽职尽责,何况你小子天天晚上穿着睡衣大摇大摆挨个临幸,然后脚步踉跄、浮虚的再回到其中一个夫人的房间睡觉,这还用老夫偷窥不成?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。”叶大人瞬间无语,蹦起来从房檐处掰下来一根雪融后的小冰凌递给陶潜,看着门房的熊猫眼道:“冰敷效果好一些,淤青下去的快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老夫要请辞。”
  
      “有多远滚多远。”叶大人不耐烦的扭头得意道。
  
      所以如今的柳轻烟,经过叶青的不懈努力后,终于是得到了府里真正三个女主人的默许过门。
  
      柳轻烟的心里自然是极为高兴,但又是多少有些忐忑与紧张,如同此时正望着她的叶青一样,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,当初与叶青刚刚认识时候的情形,竟然是因为杀人!
  
      扔了几个铜板付茶钱后,叶青便与柳轻烟如同扬州城的青年文士、窈窕淑女一样,开始在这二十四桥的集市上算作是约会的闲逛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二十四桥在城西,而当初叶青安置的饥民同样是在城西的太平、洗马两坊,于是两人不自觉的便走到了这里,而路上的行人也是因为此地甚穷的缘故,行人比起刚才的二十四桥等地方,则是要冷清了很多。
  
      “见过大人。”突然从巷子里窜出来的人影,把毫无防备的柳轻烟吓了一跳,急忙拽着叶青的衣袖,躲在了叶青的身后。
  
      虽然是穿了一身崭新的衣衫,但此刻上面却是布满了灰尘等,就连脚下的新靴子上,还带着泥巴等,头发同样是显得有些凌乱,几根枯草还寄居在上面。
  
      看着叶青上下打量着他,刘克师尴尬的笑了下,急忙拍打了下身上的尘土,又顺手整理了下头发道:“对不起叶大人,小人刚才想要看看这些茅屋到底坚固与否,就爬了上去,所以……还请大人见谅。”
  
      “元日还这么拼?”叶青伸手帮刘克师摘掉头顶的一根枯草,而后又示意刘克师转过身,帮着刘克师掸了掸后背上的尘土,继续道:“过几日有两个人会来扬州,上元节后你便赴任广陵,若是有什么事儿,不妨跟他们二人商议下,或许能够给你一些建议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