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宋疆 > 第六百五十二章 第一坚城

第六百五十二章 第一坚城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扬州辖江都、广陵两县,而若是东扩江都,则就会把整个运河被覆盖,从而在大运河之上,形成一个关卡似的存在,如同是扼住了南北往来的咽喉。
  
      随着一条漫长的河流北上,在到达高邮后便是巨大的甓社湖,也就是后世的高邮湖,沈括的《梦溪笔谈》曾记载,此处曾现甓社珠光:孙觉甓社湖边夜坐,忽窗明如昼,循湖求之,见一大珠,其光烛天,当年而后孙觉登第。因此甓社湖也被称之为珠湖。
  
      随同叶青坐到船上的柳轻烟听的是双眼放光,女人对于珠光宝气的东西,自然是要更加的敏锐一些,一双手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高兴,紧紧的抓着叶青的衣袖,十指还时不时的拧着叶青胳膊上的肉,由此可见,柳姑娘的心情是多么的紧张跟兴奋!
  
      相比较于柳轻烟的紧张,赵师淳则就显得直接了很多:“高邮军统领是谁?如今你已上任快一年,还不插手军伍啊?”
  
      辛弃疾在一旁附和的点着头,若是真如叶青所言,这甓社湖中就有珠蚌,那么简直就是一个无穷无尽的聚宝盆啊!
  
      看着两人毫不掩饰自己那贪婪的样子,再看看身边望着自己,眨动着自己如同珍珠一般明亮眼睛的柳轻烟,叶大官人呵呵笑着叹口气:“你们能不能注意点儿形象,特别是你崇国公,口水都流出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哪有。”嘴上如此说,赵师淳还是不自觉的伸手抹了下嘴唇,明知是上了叶青的当,但此刻他也是丝毫不觉尴尬,毕竟,珍珠更为重要啊。
  
      而此时的辛弃疾,除了心动之外,多少还能保持着一丝君子之风,微微皱着眉头审视着悠然自得的叶青,船夫的浆声在船尾轻轻响起,缓缓开口道:“难怪你一直不动林仲,原来你是早有图谋!”
  
      叶青得意的笑了笑,道:“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前,我岂会把这样的事情提前透露出来?如今田林已经走马上任高邮军,但……若想有所作为,开春以后,或者是等我从临安回来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打算做什么?”辛弃疾不由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自然是把高邮军大营迁到甓社湖畔不远处,如今林仲依然为将,没必要现在就动,等他跟李沐离开后,高邮、淮阳两军由厉仲方、田林接替后再动手也不迟。”叶青毫不隐瞒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换来的则是辛弃疾深深的鄙视,原来这家伙早就打着自己的鬼主意,难怪自己当初给他推举了好几个人,他都不为所动,这是另有所图啊。
  
      “你打算什么时候前往临安?”并不知晓内情的赵师淳,一头雾水的问道:“朝廷召你回京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应该快了。”叶青点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你现在连个亲兵都没有,如何回的?”辛弃疾皱眉道,如今的他,多少知道一些事情的前因后果或者是内幕,所以才会有此一问。
  
      “唉……稼轩兄,不是我说你,你这榆木脑袋怎么就一根筋儿呢?我既然任将过去,难道就没有其他事情交代他们了?淮阳、高邮各一百精锐化为安抚使亲兵,这也是朝廷律列中一路安抚使亲兵的最高人数,即便是两百人盔甲满身的进入临安都不属于违制。”叶青轻松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赵师淳跟辛弃疾又是默默的点点头,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,自己一直以来的后知后觉是多么的严重!
  
      而且叶青这个家伙,总是会把其真正的目的掩藏在好几个假的目的之下,让人永远都无法猜透,他每一步到底真正的意图是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那我那瓷窑……。”赵师淳眨了眨眼,后脊梁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,感觉自己那瓷窑被叶青盯上好,大有要不保的可能。
  
      “上元节后再议如何?”叶青奸诈阴险的笑着道。
  
      “就知道你没安好心,枉我如此真心待你,你竟然……。”赵师淳一听叶青这样的话语,瞬间整个人是一股透心凉的感觉涌上了心头。
  
      “你快打住,我特么的都快要起鸡皮疙瘩了都,听着真肉麻。”叶青连连摆手对可怜兮兮的赵师淳说道,一旁的柳轻烟低头轻笑着,深怕过于放肆而失了礼数。
  
      辛弃疾一旁神色凝重,也不知道脑海里到底在想什么,不过既然是元日时节,那么再重要的事情在没想明白之前都可以放上一放。
  
      游船、看戏、听曲、喝酒,多了赵师淳跟辛弃疾两个拖油瓶后,叶青与柳轻烟难得一天的约会也就算是泡汤了。
  
  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里,即便是一直到了上元节,整个扬州城虽然没有如同临安城那般的大热闹,但半个月的时日里,同样是热闹异常,乃是近年少有的一个祥和欢乐的元日与上元节。
  
      不同于临安的上元节在西湖湖面的盛景,虽然扬州的上元节要规模小一些,但同样有着它迷人的风采与特色。
  
      没有如同辛弃疾那首:东风夜放花千树……宝马雕车香满路……的美景可观,但一夜鱼龙舞的盛景在扬州则是要比临安精彩几分。
  
      兴盛于隋唐时期的花灯祈愿之风,如今被大宋百姓当成了传统一样,扬州街头同样是花团锦簇、灯火摇曳,各式各样的灯笼挂满了大半扬州的街道。
  
      鸟禽走兽、花卉人物等形象的灯笼,在扬州的二十四桥一带是随处可见,即便是那扬州城内的密布的河道里,同样是飘满了小小的花灯,上面自然而然的不知道藏着多少痴男怨女的情话与心思。
  
      虽然不如临安那般火树银花亮满天,但如似火龙舞扬州的河道,终究是给扬州增添了一份风情与婉约。
  
      不过这些与淮南东路的叶知府并没有任何关系,同样,与他的门房陶潜更是没有关系。
  
      三个夫人加一个准夫人带着自己的丫鬟在前面,神情兴奋的打量着各种灯笼,时不时的扯下灯笼上的灯谜,凭借着她们的“猪”脑袋猜测着,最后只能是不了了之的把灯谜还给老板,而后无奈的掏钱走人,并未能给叶知府怀里的叶无缺赢得哪怕一件玩具。
  
      叶孤城被门房紧紧的牵在手里深怕走丢了,好在叶孤城还比较听话,不过就是走了几步之后,便不愿意再走,于是门房无奈,只好抱起爱吃糖葫芦的叶大公子,嘴里不满的嘟囔道:“长大了可千万别跟你爹那个无赖一样啊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