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宋疆 > 第七百三十章 夺淮入海

第七百三十章 夺淮入海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小说网..org,最快更新宋疆最新章节!
  
  趴在二楼的栏杆处,望着烈日炎炎下那无精打采的花草树木,蝉声透过密集的树叶儿,不知疲倦的叫个不停,钟晴快步跨入荷塘上的曲桥,不经意间抬头,便看见叶青此时正含情脉脉的望着她。
  
  报以同样温柔、心有灵犀的笑容,钟晴便继续往叶青这边走来,身后的钟蚕却也在看到叶青后,站在曲桥上行礼,而后才返身离去。
  
  楼梯处响起了轻微急促的脚步声,从栏杆处回到书房的叶青,心里默默倒数,随着零这个数字出现在脑海中,钟晴那婉约的身形,也便出现在了叶青的面前。
  
  “没碰见关礼?”叶青笑问道。
  
  “碰见了,所以你知道了。”钟晴眉心带着丝丝担忧,使得双眸也更加的我见犹怜。
  
  不由自主的伸手抚摸着钟晴那细嫩的脸颊,笑了下道:“知道了,不过……并非是什么大事儿。”
  
  拉着钟晴在椅子上坐下后,叶青便继续说道:“刚才想了下,其实这也许还是一件好事儿……。”
  
  “好事儿?”钟晴蹙眉,惊讶的问道。
  
  叶青继续从容的笑着,而后起身拿起桌面上的地图在钟晴眼前摊开,手指顺着黄河掠过,道:“可曾听说过黄河百害、唯富一套的说辞?”
  
  不等钟晴说话,叶青便继续说道:“北地四路:南京路、山东两路都在黄河之畔,三路常年面临河水泛滥成灾的威胁,很不幸,很有可能我赶上了。”
  
  “黄河泛滥?”钟晴蹙眉,她并没有亲眼看到过黄河到底是何种模样儿,哪怕是看过长江,但她也无法想象出,北地百姓称为黄水猛兽的黄河,到底是何种模样儿。
  
  但看着如今叶青眉宇间的忧虑跟苦笑,她显然也明白,黄河泛滥,恐怕远远要比当初她在扬州时,看到的雨水成灾要严重的多吧。
  
  “很严重吗?”钟晴担忧的看着苦笑连连的叶青问道。
  
  “如同灭世之灾。”叶青低头,望着地图呆呆的说道。
  
  “灭世之灾?”钟晴倒吸一口凉气。
  
  “这是今日李立方送来的工部文书,其中包括……庆历八年,黄河于:被称为都城开封的北门锁钥北辅开德府外决口,改道折向西北,十二年后,黄河于大名府东决出支流,熙宁十年,澶州决口,一支入梁山泊,一支由泗水入淮河……直至建炎二年,整整八十年的时间,黄河经过不断的更改河道,如今已然成为了一头猛兽,水势趋南已不可免。”叶青的声音极为低沉,甚至是透着一丝丝无奈。
  
  “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?”钟晴并无法通过叶青的言语,想象出黄河决堤改道后可怕后果,但看着凝重、深沉,甚至是有些焦躁的叶青,她也多少清楚,恐怕黄河改道、决口的后果,会大到自己难以想象。
  
  “夺淮入海。”叶青深吸一口气后说道。
  
  “夺淮入海?”钟晴诧异道,显然她并不清楚,夺淮入海到底会带来何样的天灾。
  
  完颜雍正月驾崩,皇太孙完颜璟继位,当月,黄河在曹州小堤之北决溢,便是如同一个信号一样在提醒着人们。
  
  而到了完颜璟继位两年后的六月,黄河终于对觊觎已久的淮河下手了,从而造成了如今叶青刚刚收复的南京路、山东两路黄河沿岸的大批百姓丧命,流离失所,成了一个重灾之地。
  
  叶青不能清楚记得夺淮入海的时间,但他当初在攻下济南的时候,就已经知晓了黄河夺淮入海一事儿。
  
  只是曾经还以为侥幸的避过了那段时间,但如今随着萧振、辛弃疾时不时送来的往来文书中,提到的黄河决口的事情,让叶青不得不意识到,很可能他中头彩了,黄河夺淮的大事件被他赶上了。
  
  “所以若是能够利用庆王赵恺在朝堂的影响力,通过他来修缮加固河堤,顺势引流黄河水,倒也不失为一个上上之策。”叶青叹口气说道。
  
  “可……难道你就没有想过自己……。”钟晴自然是胳膊肘子往里拐,此时当然是不愿意看到他人在北地四路、淮南东路的影响力超过叶青。
  
  “我?”叶青笑了,而后道:“北伐两年,朝廷连粮草补给都无法周全于我,若是想要治河,你觉得朝廷会给我那么多银子?”
  
  “燕倾城?”钟晴开始打自家人的主意。
  
  “少来你。”叶青伸手弹了下钟晴那洁白如玉的额头,笑着道:“治理黄河并无一劳永逸之策,说白了,那就是一个无底洞,有多少钱投进去都不够,燕倾城如今手里那点儿钱,帮衬着淮南大军都有些吃力了,更别提一旦黄河泛滥成灾,灾民流离失所时,需要的庞大到无法想象的开支了。”
  
  “若是……若是真如你说的那般,黄河夺淮决堤泛滥,那么……会有多少人受到牵连?数十万丧生、百万人无家可归,这不是单一的个体能够承受的起的灾祸,即便是朝廷应付起来,也会异常吃力的。”叶青皱眉,目光炯炯的看着地图上的河套平原说道。
  
  他自然是有私心的,朝廷既然跟他玩心眼儿,想要通过任庆王一个可有可无的扬州牧、淮南军节度使来平衡、牵制他在北地的影响力,那么他就正好借势而行,把心头的隐忧通通交给朝廷,而自己,正好还能省点儿钱,用到虞允文接下来对河套平原的收复上。
  
  如同他现在,削尖了脑袋要往枢密院钻是一个道理,因为他很清楚,随着时间的推移,如今的宋廷已经没有了收复旧山河,替二圣报仇迫切跟决绝之志。
  
  而今收复了北地四路,对于宋廷来说,已经是极为满足到了不愿意再去动刀动枪的地步了,所以若想要朝廷继续支持他北伐,收复河套平原,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,除非是自己能够进入枢密院,而后一手推动此事,要不然的话,完全靠他叶青单打独斗,是永远都不可能收复河套平原,更别提他魂牵梦绕的燕云十六州了。
  
  “那你可想过,若是你在淮南东路、北地四路给予庆王得民心的机会,会让太子殿下不高兴吗?毕竟,太子继位之事儿已定,一旦登基后,庆王在北地四路、淮南东路如此梳水利、安民心,太子难道就不怕有朝一日…
  
  …庆王会对他取而代之?”钟晴蹙眉,伸手帮叶青拢着刚才被自己抓乱的头发道。
  
  “这样我才能在北地四路站的更稳不是?太子自然是不会愿意看到庆王在北地四路声势浩大,所以必然会让他人在北地四路牵制庆王,试问,除了我,还有谁更适合?”叶青望向窗外知了叫声频繁的方向轻松说道。
  
  钟晴默默点头,虽然有些不认同叶青这样的心思,但朝堂终究是尔虞我诈之地,何况伴君如伴虎,谁也不敢保证,今日对你信赖有加的太子殿下,在登上帝位之后,是否还是会如同当初那般器重于你。
  
  未雨绸缪未尝不可,但终究叶青跟太子府的关系如此错综复杂,跟太子府又是……钟晴一时之间,呆呆地望着叶青,她也很想看清楚,眼前的这个男子,还是当初那个心思单纯、又胆大包天的敢于第一次见面就调戏自己的男子吗!
  
  当然,她也清楚,这世上并没有完美无缺的圣人,一个人显然也不能简单的以好坏、优劣来区分,何况是身处在这充满了勾心斗角的朝堂之上。
  
  “别那样看着我。”叶青像是猜中了钟晴的心思一样,伸手在钟晴有些发愣的眼前晃来晃去道:“我还是我,不曾改变,只是环境的变化,迫使着每一个人都在主动、被动的做着改变。要么是为了保全性命,要么是为了保全家人,要么是为了自己的利益、仕途,金钱、名利等等,但不管如何,本心还在。”
  
  叶青点了点自己的胸口,看着窗外的日头已经升到了头顶,而后道:“走吧,我送你回宫。”
  
  “你要去太子府?”钟晴乖巧的起身,虽然她现在很想从宫里出来,搬到通汇坊去住。
  
  “嗯,我看看能不能在和宁门堵住太子殿下。”叶青嘴角浮起一抹笑意。
  
  人就是如此,特别是相互利用关系下的人情更是如此的脆弱易碎。
  
  回到临安已经多日,他跟李凤娘到如今也不曾见过面,自从回到临安后的第一天拜访了太子后,太子也便没有再主动召见过他。
  
  当然,可以认为是,随着圣上禅位之意已定后,前往太子府里的官员太多,让太子无法分心来召见他叶青,但除此之外,也有可能是,如今有人在太子的心里,恐怕是要要比自己更深得信任一些了。
  
  他当然不希望这个人是赵汝愚,而且也不可能是赵汝愚,毕竟若是赵汝愚的话,那么就不会单独找自己,主动跟自己化干戈为玉帛,要跟自己联手了。
  
  所以最为有可能的是,如今太子显然已非太子,随着身份位置的变化,身为一国之君该有的身份与威严,让他不能再像从前那般,随意的就召自己见他了。
  
  至于李凤娘,叶青倒是有些理解这娘们的心思,这娘们有着无比的韧性跟隐忍之力,在这个太子即将登基的关键时刻,这娘们为了能够坐上皇后的宝座,自然不会把儿女情长放在首位,在她的眼里,如今恐怕没有什么东西,能够比的上那母仪天下的皇后宝座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