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宋疆 > 第七百五十章 帷幕

第七百五十章 帷幕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日头已西斜,从庆王府出来的叶青,终于可以暂时的先放松一些心神了,同样,他也知道,今日的宫宴,恐怕是还会有一场硬仗等着他。
  跟着叶青走出来的耶律月,脸色虽然平静,但洁白的额头也是微微皱了起来,两人颇有默契的没有选择乘坐马车,而是漫步在夕阳之下,向着临安皇宫的方向走去。
  “你以什么条件换取他答应帮我们的?”耶律月把热辣公济的亡国之论暂时抛在了脑后,先关心着眼前的事情道。
  “对于热辣公济而言,无疑是画饼充饥而已了。”叶青伸了个长长的懒腰,打着哈欠继续说道:“黄河以南有一处疆域成几字形,那里分布着金国统治的熙秦、庆原等三路疆域,在当初我北伐北地四路时,夏人就想要趁金人被我们牵制而率兵攻取,但他们没有想到虞允文来回骚扰金人好几次后,竟然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全部攻占了京兆府路。也正是因为虞允文迅雷之势占据了京兆府路,使得夏人不敢明目张胆的攻取河套三路,深怕会被我们趁机捡了便宜。所以今日,热辣公济自然是要以这个来要挟我,但金人岂有不防备之理?正所谓两虎相斗必有一伤,我大可坐山观虎斗。”
  “就这么简单?”耶律月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  叶青笑了笑:“差不多,至于其他,不足为道,一些小恩小惠的利益罢了。”
  嘴上是如此说,叶青则已经开始担心,这个还未成立的四国联盟,到底能不能支撑到四国率军到达辽国,或者是……这个联盟究竟能不能形成战斗力,给予花剌子模人以震慑,让他们不敢再轻易的东征。
  毕竟,这个联盟的利益关系太过于错综复杂,如同牵一发而动全身一般,各种利益互相勾结在一起,一旦有一方有异心、异动,那么必然是会牵扯出其他三方的利益,而所谓的联盟,也就会瞬间被瓦解、崩塌。
  内讧,从来不是华夏人缺少的特质,相反,这种特质在华夏人身上体现的也格外明显,但又不得不说,中原文化的传统魅力跟韧性,又能够神乎其神的让华夏疆域的各个民族不自觉的粘合在一起,时不时的互相争斗着,但从来不会永远的分开。
  叶青一直追求着的便是一个团结一心,内部可以有纷争、有不同立场的华夏疆域,而不是如同欧洲一般,散落着大小不一的各个国度,虽然也曾强盛过,但其的强势生命力,在后世早已经显现出颓势来。
  可以想象,若是一个如同华夏疆域一般存在的欧洲,其力量会有多强大,而若是华夏疆域分散成如同欧洲一般,那么会有多么的渺小?
  叶青很庆幸自己生长于华夏疆域这块充满了神秘魅力的土地之上,也很庆幸这片广袤的疆域有着它外人难以理解的魅力跟凝聚力,而即便是这样,历史的走向也不会永远都是长盛不衰。
  想要长盛不衰,最起码在华夏疆域这片土地之上,自然是不能够散落出更多的政权来,一个其实就已经足够!
  身后的辽国使臣跟在马车后面,远远的看着叶青与耶律月走在最前面,耶律王祥的目光,大部分的时间,都会放在耶律月的背影上,而在看向叶青时,目光就会变得越发的难以捉摸,甚至是偶尔还能够捕捉到一丝恨意跟嫉妒。
  东华门处,赵汝愚的马车停靠在旁边,看着叶青跟耶律月等一众使臣缓缓接近,这才收回了自己刚刚面圣后的思绪。
  待叶青与耶律月如同青梅竹马的恋人一般,两者之间那种看不见、摸不着的情愫互相牵引着彼此的样子,赵汝愚再次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,就如同他那一次看着钟晴跟叶青出现在和宁门处的时候一样。
  叶青的简单介绍,赵汝愚跟耶律月简单的寒暄,而后耶律月在宫内太监的引领下,率领着自己的辽国使臣,开始率先往宋廷皇帝所住的皇宫走去。
  赵汝愚与叶青并肩而立,夕阳下的御街之上,依然是人声鼎沸、热闹异常,秋意的凉爽使得人们比前些时日的炎炎夏日更喜爱出行,所以逗留在街上的时间也会长久了一些,只是落日的余晖显然没有夏日那般久长,便开始急急的向地平线下方落去。
  最后一丝红霞映照在天边,东华门的喝水潺潺而流,
  
  赵汝愚组织着言辞,此刻,他唯一能够做的,便是支持叶青出任枢密院枢密使这一差遣。
  虽然圣上的言辞之间,表达着叶青任枢密使只是暂时的,但赵汝愚沉重的心情却是更愿意相信,一旦叶青任了枢密使这一差遣,恐怕若是想要再剥下来,朝廷就要看人家叶青的脸色行事了。
  就连赵汝愚自己,也不清楚自己为何会下这种太看得起叶青的判断,但他还是认为,一旦叶青任了枢密使,到时候……恐怕就是再也无人可制衡了。
  “当初与叶大人的约定,赵某人如今想问叶大人一句,是否还算数?”赵汝愚平静的问道。
  叶青有些诧异的扭头,随即一思索,便明白赵汝愚是特意从宫里出来在此等他,而非是刚刚准备要进宫:“如此说来,沂国公已经见过今日刚从孤山回来的圣上了?”
  “不错,圣上刚一回宫就召见了我、王淮、韩诚三人,所以如今,王淮、韩诚也知晓此事儿了。叶大人今夜可是要做好被他人反对的准备才是。”赵汝愚淡淡的说道。
  “沂国公的意思呢?”叶青问道。
  “你我先前有约,我自然是君子守约。”赵汝愚有些不安的吸了口气说道:“如今叶大人在我之前,所以到时候就不知道叶大人是否还会支持我?”
  “王淮?”叶青笑了下道。
  “不错,就在今日,若是能够得叶大人一臂之力,今夜之后,一切都将尘埃落定,而我们在临安斗了多日的形势,也将会在今夜得出一个结果来。”赵汝愚点头说道。
  如今临安朝堂的局势,已经完全聚集在了王淮一人的身上,只要王淮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的被夺去左相的差遣,那么接下来的一切,就都是按部就班水到渠成的事情了。
  随着叶青昨天在孤山跟赵昚的长谈,再到今日赵昚下定决心,把自己是否能够青史留名,挽赵宋宗室声名的赌注押在了叶青联合金、夏、鞑靼人这一决策上,所以临安朝堂的争论跟暗流涌动,也都自然而然的跟着前提了。
  这世间关乎于权利的事情,从来没有哪一件事情是单独而存在的,彼此之间即便是看似不相干,但都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跟因果关系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