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宋疆 > 第八百五十九章 猪一样的宋廷

第八百五十九章 猪一样的宋廷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一路行来,不论是之前的大震关,还是安戎关、付汗坪,包括现在他们所在的老爷岭,都被叶青命人设置了各种各样的陷阱、埋伏。
      天气已经极为寒冷,但好在不过是初冬时节,脚下的土地还没有完全被严寒,全部冻成铁块一般坚硬,加上他们的各种陷阱与埋伏,更多的只是一种象征性的,只是为了拖延敌军行军速度的障碍,所以在第二日清晨,就连空无一人的老爷岭,也被他们设置了各种陷阱、埋伏。
      绍熙元年十月十四日晨,叶青一边听着斥候对前方夏人马鹿关的禀报,以及与夏人斥候交手的伤亡消息,回头看了看身后匆忙设下的众多埋伏陷阱,颇为满意的笑了笑。
      “苏道跟那个察罕、曹光、嵬名令公,也太过于小心了吧,这个时候了,竟然都不敢出马鹿关来对付咱们。”叶青笑着说道。
      一旁打着哈欠的钟蚕、墨小宝,昨夜里不光是告诉了手下的将士,明日马鹿关的东面,会有京兆府路的大军夹击夏人的马鹿关外,自然也把要在此战,夺取整个关陇道的事情,全部告诉了所有的将士。
      一夜里,近四千人是一半休息、一半设伏,所以今日清晨,整个大军看起来精气神比起昨日晚间赶到老爷岭时,要沉稳、肃杀、坚毅了很多。
      集结好的种花家军并不着急赶路,何况老爷岭与马鹿关之间的距离,可谓是关陇道六关之间,距离最远的两道关口,所以叶青要做的便是,今日率领着种花家军,在日落前到达距离马鹿关十来里地的距离是最合适不过。
  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他的打算,至于今日能不能到,或者是会不会还能够往前提一些,直接达到那马鹿通往秦家源道长宁驿的山口,都还是个未知数,毕竟,谁也不清楚,在他们开始继续向前的时候,夏人会不会出关来堵截他们。
      四千人不再分开,整编成了一个大的作战骑兵群,只是细化了攻、守、备的骑兵职能,同样,斥候也开始来来回回的继续飞奔。
      相比较于之前连斥候都不派,直接闷头赶路来,从老爷岭开始,叶青走的可谓是十分小心,既怕关道两侧会有夏人的埋伏,也怕路上会有夏人设置的陷阱,更怕夏人已经率一部分兵力出关,在适合遭遇到的地方等待着他们。
      马背上的墨小宝继续拿着地图,跟叶青、钟蚕研究着,指着极为简单的地图上,马鹿跟长宁驿之间的一条黑线,道:“大人,马鹿关距离前往长宁驿的山口,不过是五里地的样子,所以基本上属于是在马鹿关的眼皮子底下,我们要是想要到达这里,马鹿守军必然是会出关痛击我们的。但我们若是不在这条山道上派人……。”
      钟蚕凑了过来,看了看地图后,指着长宁驿说道:“金人现在要么就是在长宁驿等着捡便宜,要么就是在……。”钟蚕胡乱的在那条线上戳了戳后道:“要么就是现在已经埋伏在这条路上了,就等着我们过马鹿关时,他们再从侧翼杀我们个措手不及。”
      “从长宁驿通往马鹿关的这条路,我们很难防范,甚至是我们根本就无法防备。而且这条路有的地方甚至是需要下马前行,毕竟……。”叶青抬头看了看晴空万里的天空,心道这若是雨天就好了,如此一来山道路滑,倒是可以少了对金人的防备之心,能够集中注意力来跟马鹿关的夏兵对峙。
      而且若是理想的话,等今日自己在到达距马鹿关十多里地,那荒废已久的白起堡后,完全可以按计划采取守势,龟缩于高陵上借着残破荒废的白起堡,来跟夏人一边周旋,一边等候着今夜可能会出现在马鹿关东面的虞允文大军。
      只要马鹿关那边稍有混乱之势,那么自己就可以与看不见面的虞允文一东一西来攻马鹿关,至于金人,到时候即便是想要驰援马鹿,恐怕他也要想一想,一旦马鹿被虞允文攻破后,他们的后路问题吧。
      叶青刻意选择清晨出发前往马鹿关方向,甚至是给身后可能出现的夏人援军,又争取了大半日的时间,就是因为夜色降临后,马鹿关必然不会大规模的出关来攻自己。
      所以借着夜色这道天然的防御屏障,他完全可以在白起堡龟缩起来,跟马鹿关的夏人耗下去,不过若是身后的夏人援军速度快的话,那么到时候他就麻烦了。
      而且若是金人再恰好在这个时候赶过来凑热闹,叶青能够选择的……看起来只有死路一条了。
      乞石烈诸神奴刚刚得知安戎关被破的消息,手里的茶杯瞬间掉落到了地面上,扭过头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下:“所言属实?叶青五千人破了两万人的安戎关?”
      “不止是破了安戎关,而是……据传是屠杀了夏人安戎关的近两万人。叶青从进入第一道关口固关开始,就选择了主动进攻,所以在毫无防备的固关、大震关根本没有费什么力气,就屠杀了两关加起来近五千人。而安戎关虽然有了警觉,但却是叶青故意安排的,是叶青的引蛇出洞之计,所以安戎关的被破、两万人被屠,完全是因为叶青太过于狡诈了,引诱出安戎关后被屠的夏人据说就达到了一万多人,整个从大震关前往安戎关的路上,铺满了夏人兵士的尸体。”金人当初那位问乞石烈诸神奴出征的将领,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:“这个叶青打起仗来简直是如同疯狗,手段也太狠了,竟然硬生生的用夏人的尸体,给他铺了一条血路杀了过来,这样的宋人……将军,我们可不能坐视不管啊,不然对我们也是大患无穷啊。”
      乞石烈诸神奴不知道是十分讨厌眼前的这个金军将领,还是说跟这个金军将领谈话的时候,正好都是他需要地图的时候,所以好几次跟这个金军将领谈话时,他的视线都是一直放在了地图上。
      望着马鹿关,再看看长宁驿,而后视线再回到长宁驿,伸手指了指那白起堡后,露出思索的表情喃喃道:“如此之有伤天和的屠戮行径,叶青是觉得夏人恨他不死吗?是希望夏人把他碎尸万段,还是别有他意?虽说行的是困兽之斗的举动,也符合他叶青强硬的脾气秉性,但……叶青真的是那种明知已是死路一条,还要做无谓之斗的人吗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