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宋疆 > 1009 对手的对手与对手

1009 对手的对手与对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除了地方政务需要快速处置,如今迫在眉睫的自然是还有军事一事儿,需要叶青在最短的时间内,对如今的夏境以及河套三路做一番部署才行。
  
  不管是如今李横主守的兴庆府,还是墨小宝等人所在的西平府,包括河套三路的军事重镇牧马镇的重建,从而成为抵御蒙古人的第一道防线,济南府、开封府、洛阳等地对于金人的防务,都需要叶青在战后进行重新调整。
  
  显然,战事的部署并非是等同于战后的防御部署,如果把李横、墨小宝等人都置于夏境抵御蒙古人,对于本来还缺乏良将的叶青来说,则就显得有些过于浪费了。
  
  但不管如何,自河套三路开始前往京兆府的叶青也不是没有收获,刘敏行的办法不失为一个好办法,只是这其中的危险重重,还需要自己小心应对,甚至是在进行的过程中做一些更为实际的调整。
  
  在叶青进入京兆府地界时,史弥远同样从济南府赶到了京兆府,而与此同时,被叶青私自受封为兴庆侯的李安全,连同着苏道,也在元日前到达了京兆府。
  
  这大半年的时间对于李安全来说,简直是过的如同做梦一样,甚至做梦都没有想到,这半年的转折会有这么大,会因为他跟李纯佑的内讧,竟然导致了夏国的灭亡。
  
  原本还是镇夷郡王,不过是想要在夏国再进一步,夺回应该属于他的王位,只是内讧到了最后让他不得不去杀了李纯佑,而后选择自己做夏国的皇帝。
  
  皇位到手也不过是短短几日的时间,便让李安全经历了更为残酷的冰火两重天,身为夏国的新君,竟然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就把整个夏国断送,从而使得他成了夏国的亡国之君。
  
  从兴庆府出发,这一路上看着遍地都是宋军的身影,李安全依旧是难以置信,夏国就这么突兀的亡在了自己手里。
  
  他实在没有料到,叶青的狼子野心竟然藏的如此深,竟然会因为关山一役如此报复他们夏国,这样的睚眦必报,完全不该是温和的宋人该有的手段才是。
  
  随着史弥远、李安全等人到达京兆府,加上之前已经先于二人到达的韩侂胄、耶律月,还有皇家宗室的赵师夔,一下子竟也使得长安城变得贵气逼人,仿佛就连那正在修缮、扩建的城门,都多了几分威严的气势。
  
  长安城依旧是如同往常一样,只不过随着卢彦伦的徒弟萧贞开始重新修建长安城开始,整个长安城在此时,在破烂之余,倒也升腾起一股重现往昔辉煌的感觉。
  
  比当初要更为高大、宽敞、威严的城门,带着粗旷与豪放之风,城墙的加厚以及高度,同样是超过了当初的长安城,甚至在一些百姓眼里,眼下的长安城,在未来大有媲美汉唐盛世时的宏伟长安。
  
  绍熙四年十二月十五日,叶青率领着种花家军终于是看到了长安城,那如今还稍显简陋的长安城城门,比起当初第一次来长安时,显然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但因为修缮、扩建不过才短短的几个月时间,加上因为战事的阻碍,所以如今的长安城,除了几个城门与两侧的城墙外,其余地方依然还是当初时的样子。
  
  韩侂胄、史弥远、庆王赵恺、赵师淳、赵师夔,以及刘克师、李安全等人皆是出城迎接叶青凯旋归来。
  
  虽然说再次主动与金人谈和,多少使得这一次迎接叶青的刘克师等人,心里头有些小小的遗憾,但夏国的灭亡对于整个北地,以及长安城的百姓来说,依然还是一件让人心神振奋的大事情。
  
  所以迎接叶青归来的仪礼同样是在长安城城门口搞的很热闹,没有一个人愿意在这个时候,去提及与金人谈和的事情,从而也使得李安全跟苏道,在众人恭贺叶青夺取夏国半壁江山的贺喜声中,脸色是变得越发的铁青跟难堪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。
  
  可如今国已不存,他们的生死已经完全要看叶青的脸色,所以这个时候,即便是心里有再多的忿恨,但在面对走到跟前的叶青时,他们二人还不得不像刘克师等人一般,喜笑颜开的恭贺着叶青,甚至在神情上,还要比其他人显得更为的诚挚才行。
  
  韩侂胄、史弥远如今也已经是究竟官场的老狐狸,自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去触叶青的不快,同样是跟叶青寒暄着一些场面话,自然,他们的话语从始至终都不会代表朝廷,而是只代表着他们个人而已。
  
  晚上的庆功宴,不管是韩侂胄、还是史弥远,抑或是被亡了国的李安全、苏道,都表现的极为热情与兴奋,酒就像是不要钱似的往自己嘴里灌,痛快豪放的笑声,使得整个衙署内充满了元日快要来临的欢乐与轻松。
  
  宴席一直持续到深夜,直到韩侂胄、史弥远面不改色的笑着摇头,嘴里开始说着不胜酒力,而李安全、苏道已经喝的酩酊大醉、两腿发软直往地上趴时才算是真正的结束。
  
  看着喝的酩酊大醉的李安全跟苏道,在场的所有人,此时已经没有人会相信,他们是在为叶青激动的苦笑,显然,夏国的亡国之痛,此刻正在他们心里发酵,让他们面对长安城的盛世太平时,不由的悲从中来。
  
  “史某从临安还带了不少好茶,叶大人不妨喝上几杯解酒而后再回府?”史弥远的肚子就像是孕妇一般,比之前最起码大了足足一圈。
  
  而韩侂胄还一如从前,脸上依旧是没有二两肉,深陷的眼眶、高挺的鼻梁,不苟言笑的面容,往那里一座就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,使得整个宴席的过程中,李安全等人都很少跑到他那里敬酒于他。
  
  “叶大人此刻哪里有心思喝茶,只怕是心思早就飞回到府里夫人的身上了。”韩侂胄神情略带一丝的挑衅,看着叶青淡淡的说道。
  
  此时的叶青,比起当初在临安时的叶青消瘦了很多,精瘦的脸颊比起韩侂胄的脸颊来毫不相让,从而也使得颧骨凸起的极高,眼眶同样是因为脸颊太瘦而显得有些深陷其中。
  
  斑白的双鬓依旧如是,只是如今早已经习惯,所以不管是韩侂胄还是史弥远,抑或是其他人都早已经不在奇怪,年纪轻轻的叶青,竟然会双鬓含霜。
  
  叶青粗糙的双手布满了风霜磨砺的痕迹,宽大的手指骨节看起来仿佛就是皮包着骨头,并没有几两肉似的,放在桌面上随意的抖动着,带着嘴角那平和的笑意,道:“难不成你是叶某人肚子里的蛔虫不成?不过啊,身处前线,黄河水都已经快要喝吐了,井水泡茶修身养性,这大半年来做梦都想啊。史大人,若是让叶某发现你的茶叶是以次充好,那么就别怪叶某人不给面子了。”
  
  “瞧你小人劲儿,史某岂是那种小肚鸡肠之人?”史弥远淡淡的瞥了一眼韩侂胄,意有所指道:“史某可不像是某人,身居高位后却是变得越发的小家子气跟抠门儿了,就他那茶叶,即便是在临安,恐怕就是连贩夫走卒都懒得看上一眼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