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宋疆 > 1061 驾崩

1061 驾崩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宵禁之夜已过三日,叶府的大门却是紧紧关闭了三日,这三日里来,谢道清根本就没有看见过叶府的大门打开过一次,就像是被贴上了无形的封条一样,也像是已经无人居住的深宅大院一般,在炎炎夏日里,却是显得与整个临安城的氛围格格不入。
      有些威严也有些孤傲,甚至是有些落寞亦或者是一种难以言语的深沉。
      随着谢深甫被下了大狱,谢道清原本面对叶府的自信也跟着消失殆尽,不知为何,她如今站在叶府的面前,总是有种深深的自卑感,不再像最初刚刚认识叶青时那般,心里多少还因为她祖父同是朝中官员的底气。
      烈日当空,知了声不知疲倦的鸣叫着,就像一连守候了三日毫无所获的谢道清一般,一直在苦苦等候着叶府的大门打开的那一刻。
      侧门缓缓被打开,就如同是给谢道清的心头打开了一个希望的世界一般,黯然了好几日的眼睛也在这一刻终于明亮了起来,而后看着不少穿戴者甲胄的兵士,缓缓从叶府内有序走出来,随后无声的消失于中和巷。
      陶潜看到了一旁的谢道清,摇着头叹了口气,对着不远处以期冀的目光望着他的谢道清,想要张口说什么,但最终还是回身回到了府里。
      谢道清连忙跟上前几步,但叶府的府门还是无情的在她之前缓缓的闭合上。
      “昭庆军、遂安军已经原路返回,钱象祖还在西南各路做各路大军的安抚与调遣之事儿,寿康宫已经由左蛟的殿前司接手,贾涉也带着人在昨夜回到了城外皇城司的大营。至于这几日的朝堂之上,因为圣上、皇后的回宫,如今已经没有人再提及那夜发生的事情。至于太上皇,贾涉这几日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,应该说太上皇已经从惊吓中完全恢复了过来,但并没有就那夜的事情再说过什么。对于太上皇受到惊吓一事儿,圣上……根本没在意,甚至都不愿意让皇后去探望。不过皇后还是去了两次,也没有说什么。”钟蚕坐在凉亭内叶青的对面,看着双鬓斑白的有些刺眼的叶青说道。
      “北地如何了?可有什么动静?”叶青看了一眼跟前的圣旨,微微叹口气便岔开话题问道。
      “辽人屈服的比想象中要快,如今铁木真已经回到了乞颜部,看样子暂时没有并继续西征的打算,跟安北都护府之间,在河套三路的无定河处,这一个多月来发生过数次小规模的摩擦。但虞允文认为,再次跨过黄河的这些蒙古人,并非是受铁木真指使的,更像是那些耐不住寂寞的蒙古部族的自作主张,但虞允文也相信,这其中必然是有铁木真对于咱们的试探,想要借此机会试探下安北都护府的战力如何。”钟蚕随手翻阅着桌面上的诸多文书说道。
      叶青的注意力都在自己那宝贝儿子钟叶身上,所以北地的书信则都是由钟蚕翻阅,而后报给叶青听。
      “胜负如何?”叶青逗着咯咯笑的钟叶问道。
      “几乎全胜,牧马镇已经初具陇城大营的规模,大部分兵力都驻守于此,还有一部分,自然还是在去年您与金人对峙的延洲,同样是建了兵营,以此来防备金人的突袭。眼下……。”钟蚕翻阅到另外一份文书,神色之间突然变得有些古怪。
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叶青对于北地的事情并不是很担心,眼下在他看来,局势还是以临安为主,不管是蒙古人还是金人,此刻的目光都应该在临安才对。
      在自己回到临安后,只要临安不乱,那么不管是金人还是蒙古人,多少都会因此而对于北地有些顾忌的,但若是临安因为自己成一团乱麻,或者是自己这里出现了问题,那么北地必然会第一时间受到影响。
      太上皇想要诛杀自己,而后节制北地于朝廷,但显然这都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儿,一旦叶青在临安死了,那么到时候,甚至不等他下旨给庆王赵恺跟崇国公赵师淳,金人跟蒙古人必然会在最短的时间内,向北地发起毫无预兆之战。
      而那时候,北地必然是要大乱,因为少了叶青这个真正的主心骨,那么是否能够抵挡的住金人跟蒙古人的冲击,答案恐怕不会很乐观。
      三大都护府必然会在蒙古人跟金人的步步紧逼之下节节败退,而那时候太上皇诛杀叶青的副作用,也就会完全显现出来,北地再次沦落到金人跟蒙古人之手,甚至淮南路等原有的大宋疆域,甚至连大宋朝都会因此而受到波及。
      叶青的死,会让整个北地在第一时间陷入到战火之中,从而使得成千上万的百姓流离失所,死伤无数,这样的罪孽显然叶青也承担不起,整个宋廷恐怕想要承担,但也需要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才行。
      割地赔款、俯首称臣,岁岁献贡显然是必不可少,也只是能够看到的结果,而若是把事情再想象的严重一些,再出现一次当年的靖康耻,也不是没有可能的。
      所以叶青不能死,即便是太上皇想要让他死,但他也不敢死,死……于他一人而言,不过是闭眼后不再睁眼而已,但对于宋廷、北地的百姓、宗室、勋贵等等而言,则恐怕就是灭顶之灾。
      虞允文很清楚叶青对于北地的重要性,辛弃疾、刘克师等人同样很清楚,叶青对于宋廷的重要性,所以叶青如今不论在临安如何大逆不道,北地在叶青离开临安后,建制的三大都护府都不会因此而对叶青不满,甚至他们完全支持叶青的所作所为,正是因为他们能够清楚的看到,叶青的死……代价太大了,大到连宋廷都承受不起。
      而叶青在离开临安时,显然是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以及对北地的防卫进行了理论上的增强与凝聚重组。
      建制三大都护府来防卫整个北地,从而把北地各路大军的差遣,清晰的标注了出来,如此一来,即便是叶青不在北地,北地也可以因为清晰的战略部署,来各司其职的抵抗蒙古人跟金人可能的南下,而不是让各路大军各自为政,最后首尾呼应不上,被金人跟蒙古人各个击破。
      “三大都护府外,如今……如今又多了一个都护府,此事儿……虞允文大人跟刘克师、辛弃疾两位大人都商议过,但……他们也没有办法,夫人也不支持他们……。”钟蚕的神色更加古怪,甚至是带着一丝的无奈。
      “白纯?跟她又有什么关系?三大都护府的事情,何时轮到她插手了?虞允文、刘克师、辛弃疾是废物吗?这点儿主都做不了?”叶青眉毛一挑,他显然没有想到,在自己离开北地后,趁机作乱的竟然不是庆王赵恺跟崇国公赵师淳,反而是变成了自己的后院在拖自己的后腿。
      钟蚕手拿北地文书,一脸的为难跟无奈,摊了摊手里的文书,而后放在桌面上,一把抱起叶青怀里的钟叶,道:“您还是自己看吧,这事儿我可不敢说话。”
      钟叶对于钟蚕显然也不陌生,甚至是比见到叶青还亲,胖乎乎的小手指着后花园的深处,哼哼唧唧的要让钟蚕带他过去玩耍。
      而此时的叶青,在拿起那份北地的文书后,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,他想到了……但没有想到竟然是如此让人头疼!
      钟蚕看着叶青那双瞬间瞪圆了的眼睛,而后看看正向这边走来的钟晴跟芳菲,急忙抱起闹着要去玩儿的钟叶,快步向后花园深处跑去,如同逃难一般的快速。
      看了看北地那份文书的最后日期,在钟晴走过来后,叶青摊开问道:“为何不早告诉我?”
      钟晴淡淡的扫了一眼,而后在叶青旁边坐下,没理会叶青的问话道:“一连三日了,那小丫头一直在府门外游荡不肯离去,你打算怎么办?就这么一直不见吗?”
      “耶律月擅自在北地要建所谓的大辽都护府,此事儿你为何不早些告诉我?”叶青无奈的看着钟晴,同样是不答反问道。
      “前些日子跟你提及过一次,而且这几日……你自从从皇宫回来后,先是把自己关在书房一天一夜,昨日里又是阴沉着脸谁也不理,我想跟你说,但是你理过我吗?”钟晴无奈的叹口气说道。
      不过站在她的角度,她完全理解北地耶律月的举动,甚至是内心里还很赞同耶律月这般巾帼英雄的所作所为。
      看着丝毫没有自责之意,反而是责备自己的钟大美人,叶青只能是无奈的叹口气,其实他清楚,眼下的困局并非是自己太过于纵容白纯、耶律月,甚至是包括钟晴几人,而是因为他在北地的根基还是过于薄弱所致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