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宋疆 > 1063 神秘遗旨

1063 神秘遗旨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在高宗皇帝赵构去世之后,在到底应该厚葬还是薄葬一事儿上,朝廷便一直争执不下,而最终并没有几人知晓,到底是选择了厚葬还是薄葬。
      太上皇在皇宫驾崩,薄葬厚葬也因此再次在朝堂之上争执不下,让群臣因而争吵的面红耳赤。
      宋廷皇陵建于绍兴上皇山,原本只是权宜之计,高宗皇帝赵构停柩待葬长达两年的时间,原本其义乃是:愤激三军之心,不绝中原之望。并打算有朝一日归葬于开封府。
      特别是随着叶青在北地势如破竹的收复不少失地,同样也让朝廷在此一事儿上看到了希望,但最终,高宗皇帝还是被葬在了绍兴皇陵。
      究其原因叶青并不知晓到底是因为什么,就像这一次太上皇赵昚的安葬一样,他也并不知道是暂以薄葬安置,待宋廷收复中原后再厚葬于开封府,还是有着更多其他原因,已经打算在此作为永久的陵寝。
      绍兴皇陵对于两位皇帝的安葬,释放出来的消息也如同烟雾弹一样,民间流传最广的自是薄葬,如此也就意味着朝廷收复北地之雄心犹在。
      但在叶青看来,朝廷之所以任由这样的消息流传,恐怕更多的用意是为了辟谣,是为了皇陵有朝一日不被盗掘,至于到底是厚葬还是薄葬,对于如今依旧财大气粗的宋廷来说,并不是什么难事儿。
      从绍熙五年七月八日至如今七月二十七日,叶青只在太上皇驾崩当日去了一次皇宫,而后因为一份太上皇驾崩前一份神秘的遗旨,便像是被软禁在了府邸内一样。
      即便如今整个临安城,已经从太上皇一事儿中走了出来,即便是整个朝堂也已经恢复如常,但叶府的大门这段时日来,一直都是紧闭不开。
      庆王赵恺、崇国公赵师淳,也因为太上皇赵昚一事儿赶回到了临安,但到如今,他们同样也没有见过叶青一面。
      朝会如常,庆王赵恺、崇国公赵师淳因在北地的身份,自然而然的也得到了进入朝堂的机会,二人明显能够感觉到,如今朝堂众官员看他们二人的眼神,比当年则是要多了几分真正的敬重。
      而不是像当初那般,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众官员对他们二人的敷衍,以及看在他们宗室身份上的应付之情。
      如今的官员,看他们的眼神确确实实发生了很大的转变,几乎在朝堂之上说的每一句话,每个官员都会静静地聆听。
      二人不清楚,众官员对他们态度的转变,到底是源自于他们在北地的差遣,还是因为……太上皇的逝世,让他们两个宗室,从而真正走进了众官员的视野之内。
      留正几次欲言又止,但最终还是看着庆王赵恺跟崇国公赵师淳,与史弥远一同走出了大殿,而后轻轻叹息一声,回头望了望身后的朝堂,才缓缓向外走去。
      在谢深甫、谢渠伯还被关押在大理寺大牢内的这个时期,朝堂之上的留正就如同一个孤家寡人一般,永远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那里,而其余官员,大部分都是围绕在史弥远的身边。
      叶府大门紧闭,朝堂之上史弥远一家独大,留正这个宋廷如今的丞相,却是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,他当然能够感觉到,接下来史弥远必然将会在朝堂之上有一番大动作,而不出意外的话,左相之差遣必然将被史弥远把持,而到时候自己这个右相……恐怕就真的成了摆设了。
      从后宫出来的李立方,看着留正一个人有些落寞的背影,走在六部桥上,急忙快走两步喊住了颇为孤独的留正。
      “留大人留步,下官有事儿想要请教留大人。”李立方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,甚至是眉目之间隐隐有种意气风发的感觉。
      “李尚书?”留正愣了一下,这个时候他想不到还有人愿意接近他这个快要毫无权势的右相。
      “留大人可方便?”李立方温和笑道:“下官一直想要跟留大人一叙,但奈何最近这些时日事情太多,下官也不敢贸然打扰留大人,而如今朝堂之上也已经恢复如常,不知大人可愿赏脸,与下官小酌几杯?”
      留正先是愣了一下,即便是在太上皇未去世之前,他跟李立方也不过是在朝堂之上相互点头,就算是打过招呼的交情而已,并没有过什么密切的交往,所以此刻李立方主动邀他,还是让他的内心有些感到吃惊。
      “李大人可是有何事需留某……?”留正试探着问道。
      “留大人,这里并非是说话的地方,不如就由下官在一品楼做东,请大人小酌两杯,再谈些……留大人或许感兴趣的事情如何?”李立方没两句话,就直接把自己的目的给暴露了出来。
      留正若有所思的点着头,心里头盘算着李立方主动邀约自己的目的,随后豁然一笑道:“恭敬不如从命,李尚书请。”
      看着留正思索片刻,便立刻答应了下来,李立方笑着赞了句留大人真是爽快,而后便与留正向着丽正门的方向走去。
      而此时早已经走出丽正门,邀庆王赵恺、崇国公赵师淳上了他那宽大奢华的马车的史弥远,则是选择了在自己的府里为庆王跟崇国公二人接风洗尘。
      “史某实不相瞒,今日除了终于有合适的机会,为庆王您以及崇国公从遥远的北地赶回接风洗尘外,便是……史某一直都有些心里话以及一些疑惑,想要请庆王您跟崇国公帮史某分析一下。毕竟,庆王您跟崇国公在北地多年,对于叶青应该要比史某更为了解才是。”史弥远既像是试探,也同样是点名了跟叶青有关,从而既能够看到两人的态度,也能够判断自己是否要下决心拉拢其二人。
      同样,史弥远心里也很清楚,即便是自己不说跟叶青有关,庆王跟崇国公必然也能够猜到自己的目的,所以那种带有自欺欺人的繁文缛节,便被史弥远直接略过,也是有意在两人面前坦诚相待,自然也是对两人智商的尊重。
      “虽说是跟叶大人一同在北地为官,但叶大人常年征战在外,在长安的时间也很少,史大人想必也知道,去岁冬日在长安时,叶大人可是在元日前才赶回到长安。不过既然史大人有事儿相询,恺自会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。”庆王赵恺从容的说道。
      马车有节奏的颠簸着,使得肥头大耳的史弥远更显肥胖,浑身上下以及脸上的肉都跟着有节奏的跳动着似的。
      “其实也并非是关于叶大人在北地之事儿,而是……太上皇驾崩一事儿,史某发现还是有些疑点,而……这一切又仿佛跟叶大人有关?当日太上皇回到皇宫,先是在寿康宫召见了群臣,叶青、史某、韩侂胄等人都在,叶青在太上皇跟前弹劾韩侂胄,此事儿也已经因韩侂胄被伏诛而得以结局。但史某疑惑的是,当时太上皇最后留下了叶青单独商谈,而到了深夜……。”史弥远的身体随着马车有节奏的起伏着,而后把当夜里的种种心头疑惑,全盘拖出于庆王跟崇国公二人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