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宋疆 > 1067 没有章节名

1067 没有章节名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宋廷的税赋、粮食、布匹、盔甲等物,北地只能够占得十之一二,即便是钱象祖任兵部尚书以来,北地三大都护府能够从朝廷兵部获取的资源也是十分有限。
      至于粮食、银两、布匹等经朝廷的资源更是十分有限,而且到达北地的途径,这十之一二里还有不少是通过地下交易的方式进入北地,而这也是扬州商会存在的目的。
      扬州于北地、叶青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燕倾城于叶青的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。
      之所以会造成北地无法得到朝廷更多的支持,甚至如今户部的调拨越发减少的缘故,自然是与如今朝堂之上的斗争有关,随着太上皇开始打定主意动叶青,史弥远这边立刻便闻风而上的跟上了步伐,对于北地的支持可谓是几乎全部削减。
      如今韩侂胄已伏诛,原本理论上三足鼎立,也变成了双雄之争,史弥远对于北地的种种掣肘,在未来只会变本加厉的削减。
      北地终究是不如南边富裕,加上常年处于战火之下,虽然并不是扰乱百姓与生活秩序,但边疆的战事则是花钱如流水一般。
      特别是随着三大都护府的建立,以及北地对于招兵买马扩军的要求,使得如今的北地,既要减免百姓因为黄河泛滥成灾后的赋税压力,还要能够对付都护府扩军的所有压力。
      官吏的问题已然解决,绕过了吏部直呈圣上御批,算是帮叶青解决掉了燃眉之急,但接下来的一系列问题,还需要叶青绞尽脑汁,在朝堂之上去为北地而谋取。
      可事实上,如今被朝廷禁足于府内,无法前往皇宫,更不能上朝的叶青来说,又成了一个新的难题等待着他去解决。
      所以眼下,因北地形势最为着急的莫过于叶青,以及同样身在临安的庆王赵恺跟崇国公赵师淳。
      相比起对于如今临安的陌生来,对于北地的一切,他们二人则是更为熟悉一些。但正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,因为北地的种种事情,终于是让庆王赵恺跟崇国公赵师淳,见识到了临安官场之上的人情冷暖。
      朝堂之上他们二人因为身处北地多年的缘故,如今倒是颇得一些朝堂官员的敬重,但这种敬重却不过都是一些表面文章而已,一旦进入到了实际问题中,则终于是让两个皇家宗室,知晓了何为人情冷暖。
      不管是什么事情,只要是跟北地有牵连,那么原本对他们二人热情、敬重有加的官员,立刻便会变成一潭死水,不管他们二人说什么,都只是嗯嗯嗯的敷衍着,要么便是此事嘛……还需从长计议,或者便是隐隐让他们二人前往史府多转转,总之……在实际问题中,二人接触过的官员都会给他们一种顾左右而言他的感觉。
      如此一来,也就使得庆王跟崇国公在临安多日,却从根本上没有帮助北地解决掉任何一件问题。
      因为叶青被朝廷禁足,二人也不好去打扰叶青,但少了叶青的出谋划策,想要单单靠他们二人在临安奔走,为北地解决诸多难题,两人多方求助无门之下,心头的沮丧情绪则是越来越重。
      三四天的奔走让两人毫无所获,原本离开北地之时的自信,现在被越来越多的沮丧所代替,加上史弥远前几日跟他们二人所言的太上皇的死,跟叶青有着关联的诸多问题,使得二人在临安完全不像是两个皇室宗亲,更像是从北地回来的两个乞丐,有种叫天天不应、呼地地不回的感觉。
      新安郡王府内,是庆王赵恺跟崇国公赵师淳在临安能够光明正大出入,不怕被他人非议的为数不多的地方,此时的两人摇头叹息之余,心头升起的只有无限的感慨跟无奈。
      不同于如今北地的官场状况,但凡是真正的政务,那么绝不会遇到像临安这种推三阻四、顾左右而言他的景象,一切都能够在按照如今北地的程序顺利的完成。
      赵士程陪着二人饮尽杯中酒,同样是跟着叹口气,太上皇驾崩一事儿是否存有疑点,是否跟叶青有关,赵士程则是以看似没有偏向朝廷,也没有便向叶青,站在公正的立场,把自己所知晓的一切原原本本的告知了庆王与崇国公。
      至于到底谁对谁错,谁是叛贼谁是平定叛贼的功臣,赵士程心中同样不清楚,不过在赵士程心里,他更愿意相信叶青的言辞,毕竟,那夜里他可是曾经在叶府呆了很久。
      同样是宗室,赵士程与庆王、崇国公的待遇则是有着天大的差别,在二人还未去北地时,虽然崇国公赵师淳跟他赵士程一样,不得朝廷重用,甚至是像被遗忘了一般,从来不曾有人理会他。
      可自从赵师淳跟叶青认识以后,特别是自去了北地之后,不管是在朝堂之上还是在皇室宗亲种,崇国公赵师淳的地位跟影响力则都有了明显的提升。
      这对于如今只任一个正寺卿,如同闲职差遣的赵士程来说,即便是嘴上不说,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觉得皇室对他不太公平。
      所以在叶青三番两次的帮助过他们夫妻二人后,赵士程的野心也开始慢慢的滋生了起来,而他也在关键时刻,押宝于叶青而非是太上皇,所以今日的局面于他而言,可以算是押对了宝。
      虽然如今叶青被禁足于府内自省,但在赵士程看来,只要过些时日,叶青便会真正的站在朝堂之上,而且即便是无法站在朝堂之上,那么在于北地,叶青也依然拥有着旁人难以撼动的地位。
      如今北地虽然还有动荡,但不管如何,北地已经在名义上被宋廷吏治多年,这便使得一些人的抱负开始变得越来越大,不再如同当年被金人压制时那般,抱着独善其身的处世原则即可。
      想要大展宏图、一展抱负的大有人在,特别是在如今北地越发稳固,势力也随之水涨船高的局势下,宋人只想要固守长江以南,不使金人继续南下的心态也开始发生着变化,望向北方的目光也越发的坚定起来。
      大时代下的局势已然发生了扭转,宋廷已然不再是那个被动挨打的宋廷,自然,不管是百姓还是官员,心底深处的那股自信与热枕也渐渐再次占据主导地位,从而使得人们开始向往着有朝一日,大宋朝廷还能够恢复当年那般疆域。
      十数年近二十年的时间,叶青已经从一个青年走向了中年,而朝堂之上也已然是一代人换了一代人,即便是朝廷在这件事情上后知后觉的还未发生根本性的国策转变,但这并不代表,民间与官员的心里不会发生转变。
      北地的稳定自然是会给宋廷百姓带来强大的自信,而这于叶青有利,对于赵士程而言,自然便是一个抓住机会的最佳时机,他同样想要一展心中抱负,而不是一如从前那般虚度大好年华,眼睁睁的看着他人的生命越来越有价值,而自己却是一如既往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