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宋疆 > 1079 太子

1079 太子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眼下在太子继位、圣上禅位这件事情上,叶青所面临的处境就是,他能够做的都是无法摆到明面上,甚至是无法让更多的人知道的事情。
      原因就是叶青在北地的势力以及他北地节度使的身份,使得他不能像其他朝臣一般,在这件事情上选择上书劝谏圣上禅位。
      叶青上书,必然会引起朝臣的反对,必然会使得这件事情走向相反的方向。毕竟,他北地枭雄的这一层身份,让他不管在朝堂之上做什么,都会被人不自觉的认定为是为他谋去利益。
      自然,这也跟他多年来不在朝堂之上有关,除了有限的几个衙门被他拉拢了过来外,但还有更多的衙门官员是受史弥远所拉拢,而叶青若是想要在朝堂之上拥有人数上的支持优势,对于眼下的他而言,根本是完全无法做不到的事情。
      史弥远经营朝堂多年,在朝堂之上的势力根深蒂固,而拥有的影响力,就如同叶青在北地的影响力一样,绝不是轻易就能够打破的。
      大宋朝廷拥有众多衙署,虽然并不是每一个衙署都像六部、大理寺等这些衙署这般位高权重,颇有影响力。但他们的存在就如同话语权一样,虽然没有真正的看得见的权力,但同样可以伤人于无形,可以左右朝堂形势。
      大宋朝重文抑武,这么多年来绝不是单单凭靠叶青一个人,在短时间内就能够扭转过来的。
      自立国以来,文人在朝堂之上所造的根基,也绝非是一个武夫枭雄就能够轻易瓦解的。
      正所谓人言可畏,御史、言官就像是掌控天下舆论的机构一样,而且往往都是由文臣所任,武将在朝廷的话语权极少极轻,就如同每一个朝代一样,手中拥有重大权力的部门,几乎都没有什么话语权。
      文人治国的方式,更是如此,他们并不怕手里拥有兵权的武将,但他们却怕跟他们一样,依靠一张利嘴就能置人于死地的“同类”。
      大宋朝廷的众多衙署,就如同后世的各个媒体机构一样,他们手里掌握着话语权与舆论走向,是非对错并不在公道之间,只在于利益之中,颠倒黑白、指鹿为马的本事儿,绝非是一个像皇城司这样的机构就能够抗衡的,更别提还是远在北地的各路大军了。
      所以叶青这些年,虽然看起来极为风光,同样也位高权重,但即便是如此,他也不敢公然跟整个朝廷为敌,反而是通过种种方式来向朝廷表达自己的忠诚,也正是出于对其他衙署的忌惮。
      他们或许别的本事儿没有,或许让他们治国安邦,救民于水火之中,他们就会表现的如同猪一样蠢,但奈何,他们手中掌握着可以让天下百姓对你唾弃谩骂的话语权,就像是套在武将脖颈上的枷锁一样很难挣脱。
      “一个你看不起的衙署,一个看似毫无作用的衙署,或者你觉得它的存在可有可无,但……。”叶青指了指头顶,而后继续道:“当你成为统治者的时候,你便会知道,养这些人对你统治江山是多么的有用了。”
      “那你……你觉得明日太子会不会对你……对你心生怨言?”钟晴有些无力的叹口气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,她是真的过够了。
  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叶青想也不想的说道:“即便是皇后,亦或者是我亲口告诉太子,在这件事情上我做了些什么,但那些事情……如让庆王、新安郡王上书圣上禅位,以及让李凤娘硬着头皮去孤山等等,都是一些看不见摸不到的事情,比起一封看似实实在在劝谏禅位的奏章来,虽然作用很重要,但……谁会在意呢?是乞丐还是官员,在太子没有表现出来之前,没有人知道太子对我叶青是感激还是埋怨。”
      “明日你即便是对太子坦诚相待,而太子若是不相信,那么不管你说什么,他都不会相信。因为……劝谏圣上禅位的臣子之中没有你叶青的奏章。而这若是发生,那么必然会让你陷入到被动之中。本就不曾理会过朝堂,这些年来,虽然在朝堂之上也经营了一些人脉,但比起朝廷之上众多的衙署来,大理寺、兵部、刑部也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,不过是手里的权力对于北地而言显得重要一些。”钟晴觉得自己太阳穴隐隐发胀,朝堂之上的事情,随着地位越高,显然麻烦也就会越来越多,绝非是表面那般看上去很轻松的样子。
      “君与臣,一个臣子不管手里的权力有多大,但终究是处在被动的形势下,不管如何,在天下人心里,一个臣子不论对于江山社稷有多大的功劳,但一旦是涉及到了江山二字,那么这个臣子的处境便会如履薄冰,更加被动。要么反要么死。”叶青叹口气,同样,他也在为明日见太子一事儿而苦恼。
      自然,还有一层原因是,他根本没有机会跟太子来修复,可能出现的君臣不和的事情,因为,一旦圣上同意禅位,而那时候便是他离开临安,前往北地的时候。
      即便是自己不愿意去,但新君为了自己的威严,必然也不会让自己在临安做过多的逗留。
      而此时的皇宫内,在李凤娘的陪同下,阅完今日奏章的太子赵扩,看了看那些臣子劝谏圣上禅位的奏章后,便有些疑惑的对李凤娘问道:“母后,儿臣……儿臣为何没有在这些奏章中,看到那叶青上书父皇禅位的奏章?”
      李凤娘慈爱的看着微微皱着眉头不解的赵扩,笑了笑道:“他不需要上书你父皇,何况,这些奏章中,有很多人都是因为他才会上奏你父皇禅位的,他做的……。”
      李凤娘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跟赵扩说,顿了下后还是说道:“他做的远远比上书这些奏章的臣子要多的多,所以明日你单独召见他的时候,绝不能对他表现出丝毫的不满来。”
      赵扩默默点头,而后转头看了看那高高的奏章,乖巧的说道:“是,母后,儿臣会谨记的。”
      正所谓知子莫若母,看着赵扩的神情,还带着一丝的不解,李凤娘微微叹口气,而后继续对赵扩说道:“等你再长大些后,知道该如何处置朝政、熟悉朝堂后,你就会明白了。总之,记住母后的话,叶青所做的才是关键。是他说服了庆王、新安郡王以及右相留正等人来劝谏你父皇禅位的。”
      咬了咬自己那薄薄的嘴唇,赵扩再次默不作声的点点头,想了好一会儿这才出声说道:“儿臣谨记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