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独宠温柔妻 > 第365章 终

第365章 终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她惊愕抬头,满眼的难以置信。
  
  这个贱货竟然敢打自己?
  
  回想着自己光辉的一生,有谁敢这么对自己?可如今,竟然被这样一个女人打了!
  
  许是这张脸从未被人打过,不过是一巴掌的力道,就让闫梦莹的脸瞬间变得通红一片。
  
  见她单手摸脸的样子,时桑榆只是冷冷一笑,并没有任何的动容。
  
  “你是不是从没体会过这种滋味?那你是该好好知道一下什么叫做做人的感觉了!”话落,下一个巴掌紧跟而上。
  
  这实打实的两个巴掌,着实让闫梦莹有些懵逼。
  
  不过却没有让她明白时桑榆的这句话。
  
  只见她怔了两秒,接着再次回到癫狂的模样,意欲向时桑榆扑去。
  
  所幸一旁的警察眼疾手快,将她挡了下来。
  
  “好了,我该说的也都说完了,你们带走吧,警察同志!”见此,时桑榆也无话再对这个女人说下去,挥了挥手,便转身走去。
  
  而这两个巴掌也宛若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。此时的她,全身都透露着一股疲惫的气息。
  
  随后,另外两个司家人在听到司南枭受伤的消息后,也立马就赶到了医院。
  
  司老爷子走在最前,司玫岐紧跟其后。
  
  等到他们来到急救室的门口时,一直呆坐在一旁的时桑榆才失神的抬头。
  
  “桑榆,南枭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”
  
  司老爷子无言与她相谈,就由司玫岐去问话。
  
  然而她所问的,也正是时桑榆最想知道的。
  
  只见她无措的摇了摇头,浑然像一个被丢弃的孩子,两眼也是时不时的看向急救室的大门。
  
  此时,一切都在争分夺秒。
  
  司南枭已经被送进去了半个小时,明明于手术而言不过短短的片刻,在时桑榆看来,却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。
  
  “好吧,你也不要太担心,南枭福大命大,不会有事的!”见她这样,司玫岐也没再多话,安慰了两句后,又回到了司老爷子的身旁。
  
  而后,便是三个人在外面等待起了这漫长的阶段。
  
 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等到大门推开的时候,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小时。
  
  而大门的打开,对众人来说,就如同喜讯的降临。
  
  “医生,他怎么样了!情况严不严重啊!”
  
  顷刻间,本来还无力的时桑榆,倏地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然后冲到医生的面前,焦急问道。
  
  见她满脸都是焦急之色,医生也不好推拒,立马就跟她说起了司南枭的情况。
  
  而这一番解说下来,时桑榆也顿时安下了心。
  
  原来刀子没有伤到要害!
  
  那就好!看到那么多的血,她还担心他会出什么事呢!
  
  得知司南枭并无大碍,一旁的司老爷子也平静了不少。
  
  人本就年迈的很了,如今再为小辈颠簸担忧,只怕这身体也会再度吃不消。
  
  事情放一段落,时桑榆也很快注意到了司老爷子看向自己目光的不同。
  
  她明白,自己一直没被看上眼,不然当初也不会出这么多的事情。
  
  只是...
  
  即便她再想逃避,身旁的这个老人也终究是南枭的爷爷。
  
  她不能再一昧的降低存在,相反,她要表明自己的态度。
  
  心里打足了一定的气后,时桑榆抬起头,脸上闪过一丝犹豫,然后小步子走到老爷子的身前,轻声试探了一句。
  
  “爷爷,南枭没事了,不如你先回去吧!”
  
  在家里的时候,她就听司南枭说起过老爷子的情况,此时这番话自然是关心之意。
  
  不过至于老爷子会不会领情,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  
  看着时桑榆小心翼翼的表情,司老爷子站在原地,那冷下来的脸,没有任何的变动。但是他就算再不愿意接受时桑榆,也不得不因为自个儿孙子喜欢,而试着接受。
  
  之前由于反对司南枭的感情,他不是没看到过那小子的状态,现在想来,他想说的那些话,突然变得有些说不出口。
  
  “爸!”
  
  见老爷子一直不开口,时桑榆顿时有些尴尬。
  
  最后还是一旁的司玫岐在中间解了围。
  
  听到司玫岐的声音,老爷子恍惚间回过神,一双略显浑浊的眼睛再次落到时桑榆的脸上。
  
  目光也变得多了几分探究。
  
  只是那抿紧的嘴仍旧没有要张开的意思。
  
  见此,时桑榆也不再去奢望什么,苦涩一笑,便准备道声别离开。
  
  可哪想,就在她准备开口之际,老爷子竟然抢先于她发出了声。
  
  “你会照顾好这小子的吧!”
  
  本以为又会是那些警告的话,可意料之外,司老爷子竟问出了这样的问题。
  
  而这个问题,不只是惊呆了时桑榆,更让一旁的司玫岐震惊了。
  
  老爷子这是改想法了?同意这俩小的了?
  
  司玫岐一边猜测着,一边为司南枭感到开心。
  
  只要老爷子这边一松口,南枭那边的事情也好办的多了。
  
 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,那小子等的不就是老爷子的让步?
  
  “我...我会好好照顾南枭的!”由于激动,时桑榆连话都说的断断续续,脸上的喜色更是难以遮掩。
  
  这么说来,爷爷是接受自己了!
  
  看着时桑榆脸上洋溢的笑容,莫名间,老爷子也有了一种被感染的感觉。
  
  隐隐之中,似乎眼前这个小姑娘并不是那么的让他讨厌。
  
  或许,让她跟南枭在一起,并不完全是坏事!
  
  正当这边处于一种极其融洽的喜悦中时,那边急救室内也终于推出了他们最想看到的人。
  
  见司南枭躺在病床上出来了,时桑榆立马跟老爷子说了两句,然后急匆匆跟着护士们来到了住院区的一间病房内。
  
  此时,司南枭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。
  
  虽说身体已经没有大碍,但是那张俊俏的面孔仍旧有些苍白的憔悴。
  
  看着这样的他,时桑榆打从心底的心疼。
  
  她想象不到,这是多么小的几率,让他这么巧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然后挡下了那一刀。
  
  如果知道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,她宁可不躲也不跑!
  
  这般想着,她心中悔恨不已。
  
  全部的注意力都随着心里的那份担忧和愧疚落在了司南枭的身上,这使得她至始至终都没能注意到窗外悄然出现的那一抹身影。
  
  直到秦淮南从门外离开了,她也没有回过一次头,更不会知道这个男人曾经出现过。
  
  秦淮南走出医院,漫步在人群游动的街边,突然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。
  
  从马场一路赶回医院,他急的一身狼藉,可最终还是没有快过司南枭。
  
  难道连上天都在冥冥之中选择了帮助他吗?
  
  当时发生意外的时候,他也在一旁,只是一切都已经没有再给他出场的机会了。
  
  意外的出现,致使他永远都无法胜过这个男人。
  
  即便他们之间并无太大的差距!
  
  回想着刚刚病房里看到的一切,他的心就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一般,让他格外的难受。他大力的踢着街边的石块,借此发泄着心里的郁结。
  
  可惜,他踢了一路,也走了很久,却始终没有办法解决掉那块梗。
  
  正当他难受的快要崩溃之际,迎面跑来的一个人,正好撞进了他的怀里。
  
  他猛然抬头,与一双古灵精怪的眸子撞了个正着。
  
  “大叔!你走路不带眼睛的吗!”
  
  他还没有责怪对方莫名其妙向自己跑来,对方反倒先指责起他的不对来了。
  
  那骄纵的语气,让他本就不悦的心情,变得更加的糟糕。
  
  “滚!”
  
  他冷冷的瞥了一眼身前的女孩,薄凉的双唇吐出一个毫无温度的字眼。
  
  而这无疑是惹怒了对方。
  
  “什么嘛!看着人模人样,怎么说出来的话,一点都没有做人的气质,哼!也难怪印堂发黑,爱情极其不顺利!”女孩见他这般没有礼貌!脾气立马就上来了,这霹雳巴拉一大堆话下来,骂的秦淮南一阵懵逼。
  
  不过他注意到的并不是她前面骂自己的话,而是后面那些听似看相的评定。
  
  明明只是一个小丫头片子,可这话说出来,却让他忍不住想要深问。
  
  “你说什么?什么叫做我爱情极其不顺利!”他一追问,女孩立马有些紧张了。
  
  这大叔是什么鬼!之前还一副生人勿扰的表情,现在干嘛突然靠这么近啊!
  
  心里一慌,女孩的心跳莫名开始加速,原本气势汹汹的表情也在顷刻间被惊慌所取代。那小鹿般的眸光,看得秦淮南的心头快速闪过一丝奇怪的感觉。
  
  不过还没等他去分辨那抹感觉,女孩就推开他跑了。
  
  “大叔!我啥也没说!”跑的时候,她还不忘解释了一声,快速扭动的脑袋,脸上似乎挂着一抹绯红。
  
  但由于距离太远,秦淮南也没注意到她的脸,自然也就没有看见。
  
  此时的他,一脸恍惚,俨然没了先前的烦躁。
  
  似乎刚刚的那一撞,将他心里的烦心事也都撞开了去。
  
  随后,不解的又望了眼那早已没了人影的方向,他缓慢的转过身,朝着自己的别墅而去。
  
  对于自己对时桑榆的那段感情,虽不能如此快的放下,但今天看到的一切,已然让他决定慢慢放下。
  
  至少,他当时看到的,是她对司南枭的不舍。
  
  经历了这么多,她还是爱着她,他也该别再为难她了!
  
  几日后,市中心的医院内。
  
  时桑榆同往日一样,端着一桶鸡汤走进一间病房。
  
  那天受伤之后,司南枭是到第二天才醒来,而后,她便开始日复一日的给他做补汤药膳,为的就是让他的身体早点好起来。
  
  “老婆!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迟啊!”
  
  病房的门才一打开,病床处便传来了语调诡异的声音。
  
  时桑榆一手扶额,心里对这个幼稚的男人很是无语。
  
  “正常点说话!不然我直接让医生给你放弃治疗!”无奈的晃了晃头,她慢步走到病床旁,然后放下鸡汤,温柔的警告了一句。
  
  说实话,她是真的适应不了那往日里的霸道太子爷突然转变成眼前这副“软萌”的样子。
  
  一想到自己日后将会有一大一小两个儿子,她莫名有些承受不住。
  
  小时一个就够了,太子爷这个大儿子,她可不想要。
  
  “老婆,你就不想问我一个问题吗?”
  
  见时桑榆不太喜欢自己那个样子,司南枭也不再刻意变换语调,转而声音低沉的问道。那灼灼的两眼,似乎在期待什么。
  
  “问问题?有什么好问的。”对于他的期待,时桑榆只是一泼冷水浇了上去。
  
  他这伤势还没好,还有什么事情好问的。
  
  不管什么,还是都放到他出院了之后再说吧!
  
  一心只关心司南枭身体的时桑榆,哪里会知晓这个男人的目的。
  
  不过她漠不关心,不代表司南枭就会放弃了。
  
  只见司南枭突然抬起没有插针头的右手,然后抚上她的双眼,温柔的声音犹如泉水滑过时桑榆的心间,发出叮咚响的声音。
  
  “你等我一会会儿!不许睁眼哦!”
  
  他轻声说着,然后手缓慢的放了下来,满是神秘的语气,似是有一个惊喜在等待着时桑榆。
  
  莫名的,时桑榆有些期待,也有些紧张。
  
  对于接下来即将要发生的一切,她似乎猜到了什么,却又不敢继续往下猜测。
  
  正当她心慌的不行,司南枭突然又发出了声音。
  
  “好了!你可以睁开了!”
  
  听到这句话后,她扑扇着睫毛,缓缓睁开双眼。
  
  等到她完全睁开,看清了眼前的东西之后,整个人都震惊在了原地。
  
  面巾纸...指环?
  
  “桑桑,嫁给我好吗!”
  
  面对突如起来的求婚,时桑榆顿时懵在了原地,一双猫瞳瞪得硕大。
  
  这是求婚?
  
  她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人在医院,用面巾纸卷起来的戒指求婚。但是这样的方式,她莫名的好感动,也好喜欢。
  
  她一边心里想着,一边傻傻的望着司南枭,全然忘了回应这一件事。
  
  “咳咳!”
  
  一直等到病床上躺着的司南枭有些等不及了,提醒了她一下,她才傻傻乎乎的回过神,双颊变得格外羞红。
  
  “我..我愿意!”不管怎么说,她都是愿意的。
  
  从过去到现在,从爱上他的那一刻起,她就希望能成为他的新娘。
  
  即便这一路走来极其坎坷,她也感到心满意足。
  
  而病床上得到她回应的司南枭,也在最后一个字音落下的同时,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。
  
  这结果,是在他的预料之内。
  
  但是听到她亲口说出,那种发自内心的激动让他恨不得现在就冲下床来抱住她。
  
  不过碍于伤口的原因,这一切都只能化作幻想。
  
  此时,温情一室,两人四目相对。
  
  隐隐之中的吸引力让两人的脸逐渐靠近。
  
  就在双唇即将触碰之际,病房的门突然被猛地推开,从外面跑进来一个小萝卜头。
  
  “妈妈!诶?爸爸妈妈你们怎么拉!怎么脸蛋那么红啊!”本来还想找时桑榆说些学校里事情的司慕时,在看到家长俩通红的脸颊后,立马好奇的问道。
  
  此话一出,立马引起了紧随进来的司玫岐的注意。
  
  作为过来人,小辈之间发生点啥,她不是猜不到,只是自己也没料到会坏了这小子的好事。
  
  “妈妈只是有点热而已!小时今天在学校里乖不乖啊!有没有交到新朋友啊!”见儿子问起如此羞人的问题,时桑榆的脸更是有些抬不起。
  
  加上一旁还有司玫岐在,她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。
  
  所幸最后她随机应变,直接转移了话题。
  
  “哦!今天小时在学校学到了好多东西呢!老师也很喜欢小时...”果然,小孩子的注意力是最好转移。
  
  只见小时兴致昂扬的说着自己校园里发生的一切,手舞足蹈的样子逗笑了一旁的三个大人。
  
  一瞬间,整个病房内其乐融融,欢声笑语。
  
  而这一切,也正是时桑榆和司南枭最渴望的生活。
  
  那些曾经在他们生活里不断喧扰的人,此时都不再见踪影。
  
  等待他们的,只会是一个美好的未来。
  
  之后,司家全家上下都开始筹备起了一件事情。而忙碌之余,他们便是等待司南枭的出院。
  
  毕竟这两个小辈苦了这么久,也该有个完整的家了。
  
  与此同时,万念俱灰的秦淮南也终是踏上了出国之路。
  
  那天回家之后,他想了很久,甚至还想让自己重新振作起来去追逐爱情。
  
  但是那脑海中不断浮现的场景,只是让他的内心死的更透一点而已。
  
  如今,从挣扎中逃脱出来,他能想到的也只剩下离开了。
  
  相信现在的桑榆应该很幸福,那么不再打扰便是他最后成全他们的礼物。至于感情,也许并不适合自己。
  
  想着,他哀声叹了口气,一步步朝着机场的检票口走去。
  
  结果人还没走到队伍的后面,一个小身影就突然横冲直撞了过来,将他直接撞脱离了队伍。
  
  “抱歉啊!我没刹住脚!”
  
  熟悉的声音、不同的语气。
  
  他倏地的皱起眉头,寻着声音的源头低头望去。
  
  这不看还好,一看他的心里反倒更加火大。
  
  只见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因为疼痛紧皱在了一起,那微微眯起的桃花眼因为光线没有看清头顶的男人是谁。
  
  不过她没看清,不代表她就没法认出秦淮南。
  
  片刻的时间,她迅速站起身,将行李拿好,然后刚想道歉,就被秦淮南的眼睛瞪得愣住。
  
  “大叔!?”认清眼前的男人后,女孩惊讶的捂住了嘴。
  
  而她这副大惊小怪的样子,立马吸引了周围许多人的视线。
  
  一瞬间,秦淮南成了众目睽睽下的一个焦点。而这让他感到格外的别扭,连带着对这个小丫头的态度也越发不满。
  
  他这是踩了狗屎运?接连两次遇到这样的破事!
  
  冷冷的瞪了身前矮自己一截头的女孩一眼,他默不作声,转身回到了队伍。
  
  离开之时,还不忘低声警告一句,“最好别再跟着我!”
  
  话落,他随着人流通过了检票口。
  
  而那独自一人站在原地的女孩则是一脸懵逼的看着他远去。
  
  跟着他?
  
  这大叔怎么不仅人坏!还自恋?
  
  她哪里看着像是一个跟踪他的人了?况且她还看不上他这种上了年纪的老男人呢!
  
  心里暗暗咋舌了一番,她冷哼一声,拿着行李箱跟着走到了检票口。
  
  本以为这将会是彼此最后一次厌恶的见面。
  
  可缘分这种东西,说不清也无法轻易摆脱。
  
  有第一次相遇,就会有第二次相见;有第二次的碰面,也就会出现第三次的巧合。
  
  当秦淮南看到那个熟悉的小身影最后停在自己面前的时候,他突然有些说不出心里的感觉。
  
  隐隐之中,似是有些不耐烦,但是却又并不是那么讨厌。
  
  “天呐!真的是出门没看黄历,竟然坐在这么一个位置上!”看到自己的位置就在秦淮南的身旁,女孩的心情也没好到哪里去。
  
  她别过头翻了两个白眼,然后硬着头皮从秦淮南的腿旁蹭了进去,坐到自己靠窗的位置上。
  
  随后,直到飞机起飞,两人也始终没有开口。
  
  但是对方的多次出现,显然给了彼此一个深刻的印象。
  
  此次离开,秦淮南便做好了再也不回去的打算,如今被这样一个莫名的女孩打扰,竟让他的心也没再那般糟乱。
  
  或许,这也算是一件好事。
  
  这边,秦淮南已经踏上了去往丹麦的航班,另一边的司南枭也在日思夜想的几日后,得到了出院的通知。
  
  “桑桑!我们一回家就结婚吧!”坐在回家的车子内,司南枭兴奋的就像个孩子。
  
  不过他的这番话说的着实有些草率。
  
  “别胡闹!婚礼这种事情怎么就是回家就办的呢!”听到这句话后,坐在副驾驶的司老爷子立马呵斥了一声。
  
  他们偌大的企业,若是连未来家主的婚礼都草率办理,那让外人怎么看待他们。
  
  “行行行,我知道了!爷爷!我就是有点迫不及待嘛!”一听到老爷子的呵斥,司南枭立马收敛了几分,抬起头卖乖的说道。
  
  这般姿态,竟让爷孙俩之间多了一丝温存的感觉。
  
  曾经的他们从来是严声厉语,哪里会像现在这般融洽。
  
  而这一切的出现,似乎是从爷爷接受时桑榆的那天开始。不过这样也好,爷孙之间又何必搞得那般僵硬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