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史上第一密探 > 第184章:太上皇的礼物!不止是奇迹!

第184章:太上皇的礼物!不止是奇迹!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上清宫门甬道之内,深幽昏暗。
  摆在云中鹤面前这两颗人头虽然血淋淋,但显然已经死了一段时间了,而且是被腌制过的。
  一个眉毛和头发全白的老太监站在云中鹤的面前,目光充满了不善。
  “你可知道为了你,香香公主已经昏厥了几个时辰了,一双手弹琴弹得鲜血淋漓,一首曲子弹奏了八百多遍吗?”
  “你可知道,你给太上皇带来了何等的被动吗?”
  “小小年纪,心机倒是很深啊,就知道利用香香公主的单纯和善良,真是其心可诛。”
  太上皇当时退位的时候就说得清清楚楚,把朝政大权全部交给万允皇帝,绝对不做任何干涉。
  任何事情,任何局面,都绝不干涉。
  而这次他被孙女香香公主逼迫,派人去给万允皇帝传了一句话。所以某种程度上,太上皇确实破戒了。
  然后,那个老太监道:“另外告诉你一句,不管你做什么事情,都没有改变什么结果。你做的一切事情,只是给太上皇带来了被动,只是让香香公主伤了身体,伤了精神。”
  这个老太监说得更加透彻了。
  “小子,不要太自作聪明,更不要把天下其他人都当成蠢货。”老太监道:“这两颗人头是太上皇给的礼物,一会儿皇帝陛下会召见你,你就带着这两颗人头去吧,届时你便会明白什么叫坐井观天了。”
  然后两个小太监上前,把两个人头挂在云中鹤的双手上,并且重新为他戴上了头套。
  “出去吧!”
  随着老太监一声令下,云中鹤转过身朝着外面走来。
  从头到尾,他没有进入太上皇的上清宫,仅仅只是在宫门的甬道上而已。
  别说没有见到太上皇,甚至香香公主也没有看一眼,连上清宫内部都没有看上去一眼。
  看到的只有深不见底的宫门甬道,还有两颗人头,一个老太监。
  然后,就被打发出来了。
  他一直往外走,走了差不多一百米距离,黑冰台的武士才上前,把云中鹤重新架到了马车之内。
  因为上清宫内三十丈之内,除非得到首肯,否则任何人不得靠近,一旦靠近上清宫三十丈内,格杀勿论。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与此同时,誓师大典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。
  二皇子代替皇帝陛下,站在高台之上念了祭天文。
  十五万禁军,十万百姓。见证这个热血沸腾的场面。
  祭天疏念完之后,二皇子代替皇帝陛下,向将士们发表了慷慨激昂的讲话。
  接下来,便是祭旗。
  推出来整整上百人,全部都是叛变大将李文化的家眷。
  “杀!”
  随着一声令下,上百颗人头落地,鲜血染红地面。
  “好!”
  “好!”
  无数旁观百姓高声大呼,但是也稍稍错愕,不是说要杀敖心全家祭旗的吗?
  怎么换成了李文化全家了呢?
  面对这个局面,最最失望的无过于永城侯傅炎图了。
  这次祭旗,他终究没能斩下敖心全家的脑袋,实在是太遗憾了。
  但是这一次没杀,下一次一定要杀。
  只要他剿灭了南境叛乱,到时候整无数的材料散布天下,把敖心谋反大罪定的死死的,就不相信不能杀敖心全家。
  誓师大典到了最后一项,万允皇帝亲自将一半虎符递给了征南的都督傅炎图。
  这就是兵权!几十万大军的兵权!这就是权力,横扫万里的权力。
  如今,这个巨大的权力终于真正到手了。
  这一刻傅炎图仿佛掌握了天地之力。
  傅炎图跪接虎符之后,高高举起,大声吼道:“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  十几万大军整齐陛下,大声高呼:“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  “大周万胜,大周万胜!”傅炎图振臂高呼。
  十几万大军齐声高呼:“大周万胜,大周万胜!”
  十万百姓也跟着大声高呼。
  “大周万胜,大周万胜!”
  “陛下万岁,陛下万岁!”
  几十万人的声音,响彻云霄,惊天动地,热血沸腾。
  “出发!”
  随着一声令下,十五万禁军,浩浩荡荡开拔。
  整齐如一,铁甲虎贲,如同钢铁洪流一般,整个天地之间都仿佛只有他踩踏大地的声音。
  见到这一幕,十万民众更加血脉偾张。
  更加拼命高呼:“陛下万岁,大周万胜。”
  “陛下万岁,大周万胜!”
  “杀尽叛逆,大周威武!”
  “横扫宇内,大周万胜!”
  在京城百万民众的狂热目光中,疯狂高呼中,大军整齐出城。
  十一月初九的誓师大典,正式结束。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回到皇宫之后,皇帝解下了甲胄,脸上的激动和热情全部消退得干干净净。
  他目光恢复了清冷,甚至带着淡淡的讽刺。
  “他到了吗?”万允皇帝淡淡道。
  “到了。”大太监侯庆道。
  皇帝缓缓走进书房之内,里面依旧竖着一张屏风,屏风的外面是云中鹤。
  书房内烧起了一个火盆取暖,只不过里面烧的不是木炭,而是一个被劈碎的古筝,也就是云中鹤曾经弹奏过的古筝。
  最好的木炭是没有烟的,而这个古筝烧起来有烟。
  皇帝用丝绸捂住的口鼻,淡淡道:“知道这两颗人头是谁吗?”
  云中鹤道:“不知。”
  “宣城伯,他是李文化的亲家。还有一个是张文涛,礼部郎中,是土人叛军首领伏乍的岳父。当年敖乍,敖器被册封为土人守备军左右大统领,并且赐婚,表示恩宠。”皇帝淡淡道:“南境谋反之后没有多久,朕便派这两人去劝降李文化,劝降伏乍。结果都被杀了,人头被送了回来。”
  皇帝的话充满了讽刺。
  你敖玉不是口口声声说不费一兵一卒便能够平息南境叛乱吗?
  口口声声什么剥夺了南境守备军做走狗的权力,逼迫他们谋反了。
  口口声声说什么土人守备军造反意志不强烈,只是被逼的,只要杀了李文化一人,剩下土人守备军全部放过,定能平息叛乱。
  还说什么只要杀了判将李文化,大周人封伯,土人直接封侯。
  “朕当时给的条件是只要杀了李文化,释放大周在南境的被俘大臣,并且停止叛乱,便直接封侯,赏五十万两白银,赏万亩良田。”皇帝继续道:“结果土人将领给朕的反应就是,把使者的脑袋砍了,用盐腌好了之后送回来。”
  “所以敖玉,你的那个什么奇策,就是一个屁。”万允皇帝不屑道:“真是让朕大失所望。”
  这确实让人错愕了。
  表面上,皇帝喊打喊杀,号称要把南境土人斩尽杀绝,绝不妥协。但其实早早就派人去谈判了,而且给了无比丰厚的条件。
  敖玉之前给的上中下三策,除了没有派敖心去,剩下皇帝早就做了,根本不需要敖玉提醒。
  “还弄了一个古筝,吸引我的香香公主,利用她的天真和善良。”万允皇帝冷笑道:“你还真是其心可诛啊,香香为了救你,就逼迫太上皇表态。太上皇被逼无奈,为了不让香香伤害她自己,只能给朕一个口谕,饶了你这条小命。”
  听到这里,云中鹤目光微微一缩,然后他发现自己其实被皇帝利用了。
  他也明白了,至少此时皇帝根本没有要杀敖心全家。而且他之前口口声声说誓师大典上要杀人祭旗,但是却从来都没有说清楚要杀敖心全家祭旗。
  皇帝在试探太上皇。
  敖心是太上皇的人,而且是最大的功臣。
  所以天下舆论都说要杀敖心全家,然后看太上皇究竟会不会干涉。
  如果太上皇出手干涉,那某种意义上,他说要把朝政全部交给万允皇帝就不算数了。
  而如果不干涉的话,那敖心或许就要被杀了。
  但是皇帝至少在这一刻,真没想杀敖心。万一南境叛乱不可收拾的话,可能真的是需要敖心的。
  太上皇也显然知道这一点,所以始终没有任何表态。
  但是敖玉弹琴向香香公主求援,香香公主善良纯真,就想办法相救,而且用伤害自己的方式向太上皇求情。
  后宫不得干政,包括她香香公主也不能,所以不能直接求情,只能用这种近乎自残的方式。
  太上皇终究不忍心香香伤害自己,所以只能出手了。
  而这一出手,其实太上皇在这对父子关系中就显得稍稍被动了。
  “自作聪明,纸上谈兵,夸夸其谈。”皇帝给了敖玉三个评语。
  然后一个太监奔跑入内,在皇帝耳边低语。
  这个声音只有皇帝一个人能听见,但……此时贝多芬上身的云中鹤,却也能够听见。
  “陛下,大夏帝国密使礼亲王来了!”
  云中鹤听到之后,面无表情,但是心中却微微一颤。
  大夏帝国密使?而且还是亲王级密使。
  大夏帝国啊,整整的天朝上国,被整个天下视为天下领袖,华族正统。
  如果不是二十几年前太子谋反未遂,让大夏帝国伤了元气,南周帝国和大赢帝国哪有资格争霸天下啊?
  哪怕在此时,大夏帝国也是宇内第一强国。
  它的疆域几乎是大赢帝国和南周帝国的总和,人口也是。
  只不过天江将天下南北分割,大夏帝国的百万大军很难跨越这个天堑。
  所以大夏帝国这几十年来,也大力发展水师,显然也在为南征做准备。
  如今大夏帝国的亲王秘密来访南周帝国?究竟有什么阴谋?
  当然是秘密结盟,对付大赢帝国了。
  此时云中鹤发现自己真是小觑天下人了。
  尤其是眼前这位万允皇帝,胡庸大人自尽死谏,高呼还政于太上皇之后,舆论彻底引爆。
  皇帝立刻下罪己诏,而且集结大军南下,自己北狩金州。
  那副架势,简直是疯狂了,仿佛要同时开启三场大战。
  什么皇帝守国门,什么宁可粉身碎骨也不做妥协投降之君。
  什么要么亡国,要么浴火重生。
  说得铁骨铮铮,天下万民热血沸腾,士气暴涨。
  他完全是一副铁血君王的架势。
  但结果呢?他早就派人去和南境土人叛军谈判了,而且给的条件丰厚无比。
  另外一边和大夏帝国密谋结盟,对付大赢帝国。
  其实,万允皇帝所做的还远远不止于此。
  他派遣了大赢帝国黑冰台,用巨大的代价和迷迭谷交易某些东西。
  所以不久之后,西凉王国也会面临灾难,不会有心思来攻打南周帝国了。
  所以……这位南周皇帝何等老奸巨猾?何等老谋深算?
  而太上皇显然也是非常了解这个儿子,所以哪怕看起来南周帝国危机四伏了,他也依旧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更没有要重新出山的意思。
  皇帝就这样走了,很显然是和大夏帝国礼亲王密谈去了。
  而云中鹤依旧在书房中等着。
  足足一个半时辰后,万允皇帝才回到书房。
  “敖器和敖乍都是你父亲敖心提拔起来的,并且还收为义子,现在这两人都反了。”皇帝道:“跟随造反的还有土人叛军越来越多,现在应该有几十万了吧,而且占领了千里之土。所以朕想要问问你,不杀你父亲如何向天下交代?”
  “安抚已经无用,所以只能大军镇压,一劳永逸。”皇帝淡淡道:“天下中想要杀你父亲敖心的人很多,但绝对不包括朕!朕非常不喜欢他,但朕绝不想杀他。而此时的局面,却逼迫得朕不得不杀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